巴黎生活,  心理衛生

巴黎都知道:巴黎女人的優雅

回台灣後,幾乎每次朋友聊起法國人,問我的問題中,最常出現的字眼是驕傲,剩下的絕大多數是想了解法國女人到底多優雅。關於驕傲,這畢竟跟個人主觀生活經驗跟感受有關,儘管評論法國人驕傲的性格應該不會有任何異議;但我還是比較想聊聊優雅這女人都嚮往追求的特質,特別是巴黎女人的優雅

說起來,巴黎女人跟法國女人是兩個不同的物種。生活在巴黎這座非常女人的城市,絕不是法國其他城市可比擬,而巴黎女人毫無疑問是優雅中的代表。

拿巴黎先賢祠解釋一下,何謂巴黎是座女人的城市。巴黎處處充滿巴黎女人的模樣,如同先賢祠的線條勾勒出既剛又柔的美感,既理性又感性;曲線雕花迷人而不過度矯情或帶有嬌氣,配色典雅有質感但又接地氣。

那些年 我認識的巴黎女人 

在法國待的時間並不算短,認識了不少讓我忘不了的典型巴黎女人。回想起來,那位年近9旬的奶奶不能不提。當時我剛到巴黎,某天幫忙當時的室友代班打工,到一位住在奧斯曼古典風格公寓的獨居老奶奶家打掃。除了賺點小外快,主要是趁這個機會跟她聊聊天練習法文。

老奶奶家位於巴黎第17區,那是我第一次走進奧斯曼時期的19世紀公寓。按下密碼鎖後,兩公尺高的大門打開,我走近量身訂製供三人乘坐剛剛好的電梯。它緩緩向上升起的機械感非常重,而明明有點過時落後的氛圍,當下的我卻很是著迷。

到了老奶奶住的四樓,我走入她的家,不大的空間內放了許多裝飾品與生活用具,精實又細膩而不刻意的擺設,感覺得出主人很用心經營著自己的生活。一排房間都是窗明几淨,打理舒適且整潔;東西雖然不少,但放眼望去沒有過多不必要的物品。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到別人家硬要找事做的感覺。

不過既然來了確實還是要做點事。我掃完及拖完地後,跟著她坐在餐桌前,並肩說了一會兒法文。她悠悠緩緩說著好幾個法文單字,問我懂不懂這或那的;接著要我寫點句子,學習新的表達方式。

我們練習了差不多時間,她要我陪著她下樓買菜辦事。老奶奶的身體還不錯,但外出要別人一起陪同絕對是必要的,難保發生什麼意外,對老人家都很傷。奶奶說她需要梳妝打扮一下,接著她回到隔壁半開放的房間,坐在梳妝檯前,輕輕畫上口紅,打理頭髮後,戴上可配合當天穿著的絲巾。

這位奶奶當時已經89歲。她完美地演繹人們心目中的巴黎印象,包括如何講究細節,如何一輩子優雅。優雅就是無時不刻的體面跟從容,哪怕只是下樓10分鐘買個水果。

聊起那種從內而外散發優雅氣質的女人,我還想到了我的碩士指導教授Séverine。她習慣盤著簡單俐落的髮型或扎起馬尾,不疾不徐問我的研究進度。她的穿著率性,有型幹練非常適合她乾脆的個性,卻又總是帶著女人味十足的溫柔語氣微笑地跟我說話,好像我不是她的指導學生,而是作為對待朋友才有的微笑。

我們若一塊討論研究結果,偶爾難免遇到瓶頸時,她往往順口罵個zut(法文髒話裡最文雅最不粗俗的罵法),而我從不覺得她在咒罵的語境裡。我敢說,我生命裡目前為止遇過罵髒話罵得最優雅的典範,Séverine絕對當之無愧。

後來,我在巴黎當地教會認識了一位法國奶奶Luce,跟她非常熟識,在巴黎的最後一年,常去她家拜訪。第一次使用她家廁所時,走進發現牆邊置物架上,整齊陳列著從粗到細的香奈兒刷毛,完全就是巴黎風格的一絲不苟。某天下午我又去Luce家坐坐,不經意聊起她年輕時曾請YSL顧問做外形的裝扮設計,提供她造型搭配等等的建議。

Luce並不是那種出手闊綽的貴婦類型。跟她的相處讓我不得不覺得對自己外表的在意是種文明象徵

忠於自我 保持魅力

在認識了多位不同世代的巴黎女人後,我終於稍微能夠歸納她們的優雅其來有自。要講出優雅的巴黎女人不約而同的顯著共同點,是她們那忠於自我的外在打扮,而這得從我所愛的法國歷史談起。畢竟,如果沒有一點點的積累,是不可能造就渾然天成的優雅。

打從300多年前太陽王路易十四執掌王權開始,法國貴族們對美的追求講究從內而外:各種爭奇鬥豔的皇宮日常生活,舉凡談吐、儀態、舞蹈、華服、用餐禮儀到狩獵器具裝備等等,不僅僅要好用,更要好看。若要統一稱呼這種對美的追求姑且就叫做時尚吧。時尚產業在巴黎生出,受影響最深的巴黎人接著影響整個法蘭西帝國。

時尚帶動了法國人對於美跟優雅等文化傳統的延續,甚至即便法國歷經幾次戰敗,透過時尚產業征服各地的戰鬥力,都從未削減。經過幾百年薰陶之下,他們天生對美的敏銳度當然夠高,隨便一弄都有姿態。我身邊有幾位在巴黎念服裝設計的朋友們都一致認為,所謂的法式時尚風格,並不是那些奢侈品牌所能代表,而是難以用事物或言傳的,美的堅持。巴黎女人對美的堅持必定顯現在各種場合,她們總是帶著強烈的儀式感面對生活的大小活動。譬如出席重要聚會絕對穿著小禮服、連在家吃飯餐盤都得講究擺飾位置、搭配的耳環跟襯衫領口必須顏色和諧、喝紅酒前一定優雅的輕晃酒杯。美的堅持化為對生活處處精心而不刻意,拿捏得恰好。

除了因為時尚的緣故之外,另一個在巴黎女人血液裡的特質,是她們忠於自我重視個人的需求,絕不是模仿套用別人的路數在自己身上就完事。難怪,我真心覺得遇見的每位巴黎女人,各種優雅都像經久沉澱的獨特沉香,各自的香味無法被取代。像是Luce喜歡一個人住,不願意去土魯斯跟著孩子一塊生活,即便她已經78歲;Séverine跟我說度假的時候不要寫信給她,她要好好陪著家人一起度假;17區老奶奶的兒子偶爾會到她獨居的公寓住個幾天,那裡永遠有個乾淨小房間留給他。我從來不曾聽過這些巴黎女人所說的話所做的行為裡,有半點出自於群體社會約定成俗的框架。忠於自我的女人,優雅之中帶著隨性自在,活出來的樣子比穿上華美的衣服還耀眼百倍。

優雅的標籤 屬於巴黎女人 

對我而言,巴黎本身就是個迷人優雅的字眼,那是因為巴黎是屬於女人的城市。就像我所說的那些巴黎女人,是她們向我不經意地在每個細節中展示並實踐著優雅,讓我更認識了巴黎。

朋友問我,要怎麼樣才能像法國女人那樣優雅?我想,就直接去巴黎

去了一趟,一定會沾染優雅的身影,那正是巴黎的生活氣息。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座女人的城市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優雅。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