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帕納斯大樓改造案(下):人見人厭將變成人見人愛?

蒙帕納斯是我到巴黎後,第一個拜訪的街區(quartier)。那天8月底,我到學校辦開學前的事情(學校在地鐵站Vavin附近小巷內)。結束後在附近溜躂,開啟了我與蒙帕納斯無法割捨的情緣,包括蒙帕納斯墓園

在巴黎的日子,我喜歡逛墓園,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墓園比教堂更有人味。沒有在跟你開玩笑,我真心覺得有些教堂,特別是哥德式的高聳教堂,空曠的令人毛骨悚然。沒有將上帝放在首位,教堂有的僅僅是空殼。偌大的空間,儘管彩繪玻璃充滿瑰麗的色塊,但陽光幾乎全被擋住;加上燈光昏暗,一尊尊在角落顯眼或不顯眼的人像,用五官模糊的臉面望著你,真的好可怕。

墓園多可愛。這些名人在地上最後的家,或許簡單樸素,或許巧思精緻,或是大器恢宏,或是厚重凜然,總之大家都住在一起,所有都歸於平靜。剩下的只有緬懷跟紀念,讓人感覺靠近天堂。多棒。

我在巴黎的第一個景點,蒙帕納斯墓園。那天我只看了沙特跟波娃。

蒙帕納斯:繆思的創作靈地,我的平凡園地

蒙帕納斯的法文為Montparnasse,把單字拆成兩部分:Mont的意思是山,而Parnasse是Parnassus的變體。Parnassus是什麼呢?那是一座山的名字。在希臘神話中,Mount Parnassus是九個科學與藝術繆思女神所居住的地方。17世紀的巴黎,研究古代詩歌的學生們,為那地命名之。繆思的家在20世紀上半葉,接待了不盡其數的文人名家,像是海明威、高更、馬蒂斯、盧梭、莫迪里亞尼等等。

當時的巴黎,除了蒙馬特,另一處文學與藝術創作大爆發的地方,就是蒙帕納斯了。

我非常喜歡巴黎14區的氣息。喔不,準確來說,是巴黎14區的蒙帕納斯。那一帶充滿標準的奧斯曼建築,古典優雅帶點拘謹,同時仍有活力跟創造力,或許是因為附近有多所學校的緣故,當然也加上她輝煌的過往歲月。

通常到學校,我搭地鐵13號線至蒙帕納斯下車,漫步走約10分鐘就會抵達,如果要遲到了就借台Vélib飆車。路上都會經過海明威流連忘返的咖啡館,而儘管我頻繁地走了一年多,卻沒染上一股作家隨興所至的生活態度。我從來沒想到要帶著紙筆,到咖啡館坐上一整天,寫下我對巴黎的讚嘆與愛戀。但我都仍然記得那些日常小事

我還記得,在常光顧的可麗餅外賣店口,思索著該點番茄mozzarella Panini加上Nutella口味可麗餅、一共5歐的套餐,還是加了培根的Panini變成6歐的套餐好。記得有天,我走過Notre Dame des Champs教堂,有四個約莫12歲上下的孩子迎面而來,打扮穿著像是模特兒一般有型又亮眼,那風衣穿在他們身上,看起來超有質感,好像連風都被他們吸引跟著走了。我又想起每次到學校附近的轉角麵包店,儘管法式鹹派誘人地擺在窗前,我永遠了無新意地只點可頌麵包。

我忘不掉在巴黎生活所刻劃出的一點一滴。走過無數次那條有著海明威停留的咖啡館大道,每個動作都平凡到不足以提起,每場偶遇不一定都精心特別,卻都訴說著我對巴黎的愛戀。

蒙帕納斯大樓對我來說,少了上述的強烈歸屬和思慕,更多的是務實層面。它是那附近最高的大樓,看到它在我視線之前,可指出我人位於巴黎的哪裡。在述說蒙帕納斯大樓的歷史前,我想題外話一下在它周圍那名叫Place du 18 Juin 1940的廣場。在巴黎的路上,不論或走或騎車,我很少感覺到生命受威脅。但每次經過18 Juin 1940廣場時,總覺得生存空間受壓迫,那是一段不太巴黎的路程。大量車流匯聚在廣場,且總感覺他們不太有耐心地往前駛,每台車都在搶路搶紅綠燈。

難道,真的是因為醜大樓在前,每個駕駛人心情都浮躁嗎?離開了廣場,氣氛瞬間輕鬆緩和許多。我是說真的。

話說蒙帕納斯大樓

蒙帕納斯大樓於龐畢度時期所建立。它建成的時間是1972年,在當時是歐洲的第一座摩天大厦。210公尺的高樓內,大部分樓層作為辦公室。靠近頂樓的區域就如同各大樓的設計,有觀景台、餐廳跟觀光商店,可作為巴黎城市旅遊的一部分,一覽城市美景。

法國總統有個習慣,就是在任期內對巴黎大興土木,建造各種公共建築,作為自己的代表政績。舉凡教堂、城堡、商業活動建築、歌劇院、美術館、圖書館、國民住宅、大眾交通運輸等等公共建設,他們的建築歷史習慣一脈相傳。若要認識巴黎的各大公共建設,基本上,等於也瞭解法國從古至今的各朝代各國王、乃至於走進現代共和時期的總統,他們的個人偏好與想在歷史上留名的野心。

至於接下來的故事,相信很多人知道。蒙帕納斯大樓建好後,飽受挑惕的巴黎人批評,認為此座突兀的黑色大樓,嚴重破壞了巴黎的市容。這一股批評聲浪,最終傳到了巴黎市政府,促使官方在完工後3年,通過了禁止在市中心建立摩天大樓的法律。要美感不要現代(高樓)化的巴黎人,因而得以讓巴黎市中心,留有一片乾淨清爽的天際線(歡迎有空閱讀另篇文章再思巴黎:奧斯曼與天際線高度)。

龐畢度恐怕沒有料到,他一心一意想讓巴黎走向現代化城市,推動不少的建築物興建計畫,其中包括了蒙帕納斯大樓,結果卻成就了一道巴黎人厭惡的醜陋風景,到現在怨氣仍沒有止息。

改造大樓與心理健康

高樓大廈跟心理健康有什麼關係?你可能覺得我開始要胡扯了。但如果我們把人工建造的大樓,當作城市景觀的一部分,甚至是件藝術品,那麼如此塑造出來的環境,絕對深深影響著幸福感跟心理健康。

舉個例子吧。相信許多人出國後,不管在日本某個鄉下,或是歐洲某大城市,還沒見到名勝古蹟、僅僅不過走在街上,你已忍不住讚嘆街頭美景。你腳步放慢,只為拍下和諧耐看或色彩豐富的巷弄景緻。在街道與街道之間,有適當比例的綠化空間,讓身在城市中的人們仍有喘息安息之處。這已足夠讓你流連忘返,更不用說那些好逛的商店(誤)。回到台灣,你曾經有上述的經驗嗎?走在台灣的城市道路上,顧好自己的步伐實際多了。兩旁建築所造就的城市環境,絕大多時候是奇醜無比。

到底是國外的月亮比較圓嗎?但當大多數人都有同樣的感受時,外在視覺刺激讓你產生了愉悅和放鬆,那絕對不只因為你正在旅遊,而真的是因為舒適的城市空間,讓人開心,給人生命更美好的感覺。

一篇出自於都市設計與心理健康期刊(Journal of Urban Design and Mental Health)的文章”Might beautiful places have a quantifiable impact on our wellbeing?“提到了風景與健康之間的關聯性。研究團隊為瞭解環境之美如何影響健康/幸福感,透過網站上做了實驗:請人們評估頁面中隨機出現的英國景觀(rate the scenicness of random images),之後並與個人自身健康報告數據做比較。

結果發現,在有更多風景環境生活的居民其健康狀況較好

儘管風景的定義因環境而異,例如,鄉村景緻與城市街頭風景,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與組成,但就研究結果來看,良好設計的城市景觀,儘管是人工製造,人們仍會感覺到更健康(feel healthier)。

當然,此研究要考慮到許多變數,包括社會經濟地位導致有/無能力去選擇居住環境。然而他們考慮此變數後,得到的結果依舊相同。風景與健康確實有正相關性

蒙帕納斯大樓:令人期待的改頭換面

巴黎為了迎接2024奧運的到來,計畫了許多新建設以及重建案。我在上篇提到,蒙帕納斯大樓的翻修,會趕在奧運前完工。又是一樁為了奧運而生的縝密計畫。當然,巴黎市政府並不是純粹因為它的外型不討喜而翻新。這種膚淺的動機,一定會被市民唾棄而無法通過。最主要的原因,是透過改造蒙帕納斯大樓的能源利用,成為引領全球都會大樓的指標對象。

再看一次nAOM提出的計畫案圖片。

2015年巴黎舉辦COP21後,環境議題在當地變得更加重要,舉凡垃圾回收、都市綠化、交通廢氣乃至於科技和商業政策等等,無一不符合低碳再低碳的原則,包括2024巴黎奧運。他們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成為史上最綠最環保的奧運。

那一整棟與周遭極不相稱的蒙帕納斯大樓,是我在14區穿梭習慣見到的尷尬背景。若我親眼見到它從過去的黯淡惹人嫌,一躍變成了透明輕盈的嶄新大厦,我恐怕一時之間還得消化適應一下。已經適應了搞亂空間的龐然大物,當它再也不見時,我或許會有那麼ㄧ點點悵然所失。

但我更期待蒙帕納斯大樓的變身。想像這一天的到來,真心令人期待。繆思或許會用新的方式,對21世紀的現代蒙帕納斯,展開新對話跟新刺激。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