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LYON:在里昂遇見小王子及其他(下)

來到里昂,除了找尋小王子外,覓得可滿足口腹之欲的當地美食,當然也是旅遊重點。我雖然不太懂得鑑賞法式料理,但反正旅行往往就是打腫臉充胖子的實踐過程。不懂都要裝懂,因為都擺在你面前了。

馴養(肚子)的旅程 

Mais, si tu m’apprivoises, nous aurons besoin l’un de l’autre. 

但是,如果你馴養了我,我們就彼此需要了。

里昂位於法國中南部偏東邊,由兩條河流孕育出這座古老城市:隆河與索恩河。每座偉大的城市都有不凡的河流,里昂也是如此。那天,我們先到了那座大而找不到重點的Bellecour廣場走過一遭,之後隨著橋跨過了索恩河,往舊城區(Vieux Lyon)走去。

站在歐洲最大的淨地廣場place Bellcour (就是說什麼都沒有的空地的意思),我雖不懂廣場的美,但還是繞了一圈,以表到此一遊。

里昂的舊城區,一如所有法國古老城市:道路窄小,鋪著磨平光滑的石塊,房屋緊連著相依成排。在法國,舊城區通常來說都是過去中世紀的城市中心,曾有過的熱鬧與擁擠,現在仍上演,只是換成一批批的遊客而非居民。

然而奇妙的是,儘管此處是熱門觀光客踩點區,包括像我這樣於街道上來來回回的人,在路上隨便抓都一把,不管是看到了里昂特產的木偶Guignol、巴望著當地著名甜點、以及逛著死觀光客最愛的紀念品店等,凡事皆大聲嚷嚷毫不害羞。但里昂卻不嫌著過多庸俗的喧囂,依舊處之泰然,等著人們繼續挖掘低調之下的豐富。

此為舊城區的里昂主教教堂前廣場Place Saint Jean。這裡一帶都是文藝復興建築,搭個纜車就可到Fourvière山頂,一覽里昂風景。走到這,天氣突然轉好了。

 

在這裡玩了很久。這是Fourvière山上的古羅馬劇場,觀眾席保存的非常完整,體現里昂曾經的歷史。輝煌啊。

在舊城區晃了又晃直到吃晚餐的時間,最終決定了一家自帶著濾鏡的里昂餐廳,準備享用地方特色菜。明明只有在回憶跟修照片時才會出現的濾鏡模式,但那一整晚的用餐,我說真的,眼睛所見的每個景象都是模糊而美麗的,平時犀利的線條都化成不受拘束的輪廓,那是種看不清楚的美。到底加了什麼濾鏡呢,我是在拍電影嗎,會不會太夢幻啊,眼前的一切都太美好了,包括食物。

說起來,我一向對於吃欠缺敏感度,但回想舊城區的里昂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里昂菜里昂號稱法國的美食之都,端出來的菜色並不是正襟危坐的那種宮廷菜,但確實流露出了里昂式的優雅(&扎實,因為份量之厚重)。

畢竟本人不太習慣談論美食,我只說說最讓我驚呼的那道菜吧。經典里昂菜,Quenelle(下圖右),中文名字叫做魚丸,但此魚丸毫無我想像中的魚丸的那般Q彈。也就是說,我一開始對里昂產的魚丸有錯誤期待,吃了後才發現,這是個口感粉粉的、味道樸實、質感像蛋糕的主食。

Quenelle是用魚漿跟麵粉、蛋混和在一起之後,以水煮的方式作成,並淋著基底為cream的醬汁,烤一烤後出餐。他的香味含蓄卻又存在感十足,魚肉包裹著醬汁,吃完一口會想接著一口,因為那餘味,禁不住地讓人想繼續一探究竟。

Quenelle英文對應的字眼是dumpling。明明就是水餃,哪來的魚丸呢。我想,大概因為我對”魚丸”的stereoptype加諸在quenelle身上,在發現它更像蛋糕後,那種驚喜程度肯定在我吃過的法國菜中,排名前三名了。這是一道非常里昂的食物,你來這務必要嚐看看。

那晚吃得很飽很滿意所謂的馴養,或許以肚子是否被滿足的方式來判定,會比較容易瞭解。

時間的堆積:ONLY LYON

正是你在那朵玫瑰上花費的時間,才使你的玫瑰如此珍貴。

C’est le temps que tu as perdu pour ta rose qui fait ta rose si importante.

後來我為了參加某個培訓課程,有機會再去了趟里昂。那次,趁著空閑時刻,我晃到聖修伯里的家門前。

那感覺好像剛認識了某個朋友般,跟他輕聲打個招呼,就是最適合彼此的一種友好距離,之後透過時間的推移,讓彼此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就喜歡里昂這種不疾不徐的本事

他不多訴說著什麼,乍看之下有種無法看清的距離感。而他的不張揚,包容了過去到現在,城裡的每個小地方都銘刻了些什麼。當時間的浪潮一次次來襲,愈發鮮明的模樣,造就了這座城市於我的獨一無二,與小王子建立了更深厚的連結。

時空轉回到台灣。高鐵總算抵達新竹站,我下了車回到家,放鬆舒適的窩在沙發上,聽了首歌——來自2015年發行的小王子動畫電影版、當中的插曲Equation,以此作為懷念里昂的方式。

ONLY LYON,獨一無二的你是如此珍貴。甚至我在你身上所花的時間,促使我從此走了一條不歸路,哈。

下次我們就來說說,這條關於踏上空氣污染的不歸之路。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