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歷險記:曬太陽之社會心理流行病學調查

烈日之下的暑假是歐洲人瘋狂追逐太陽的季節。夏天的巴黎,經過公園一定會看到在陽光底下享受曝曬的法國人,他們併排躺著就像一條條掛鉤上的魚隻,曬夠了就翻面,任陽光恣肆刺射,如同待宰時翻個肚子的魚。最近的歐洲遭熱浪侵襲,除了曾見到巴黎各公園不分男女老少的裸露畫面迴盪在我腦海中,也禁不住想起了三年前此時此刻在葡萄牙的歷險。

好熱。

葡萄牙歷險記:空前絕後的放逐自我之行

那年的葡萄牙之旅正是仲夏時節。南歐印象是無止盡的陽光海灘跟小麥膚色。雖然只提到跟太陽有關的事物,看似我對南歐的介紹太表面;但相信我,當你人在法國時,腦袋真的會直線思考如法國人對夏天度假的期待。

就是個陽光就代表度假的概念。

葡萄牙第一站在Faro。舊城區的氛圍慵慵懶懶。

回顧在歐洲的旅遊經驗,這趟葡萄牙的七日南北行,絕對能稱為最特別的一次。事先除了訂好住處,以及把必須要探險的歐洲前十大海灘之一放入行程,剩下的是零規劃

所謂零規劃,具體實踐是到了城市後開始閒晃,隨走隨停,時間到了找東西吃,吃完繼續閒晃,晚上回airbnb住處休息,隔天找客運搭乘至下個目的地,然後繼續閒晃。真的就是這麼無聊且毫無目標的閒晃

毫無想法的飄蕩在一個城市裡,我真的沒辦法放空到這樣的程度。哪怕只是蜻蜓點水的生活幾天

Faro的舊城區。So pure。
葡萄牙的殘破,是種帶有隨遇而安的美感。

因此如果你問我葡萄牙好玩嗎美嗎,這問題我還真難回答,因為我走過的痕跡實在是淺到什麼都沒留下。不論如何,我仍努力整理了幾個部分,首先將以此次度假最重要的目標——Praia da Marinha(海軍海灘)作為葡萄牙歷險記的頭陣。

Faro的第一個去處,福爾摩沙海灣,是此處重要的觀光收入來源。傍晚的葡萄牙海邊,大西洋的水難得溫暖。

海軍海灘:既野性又細膩的原始美

海軍海灘身為歐洲10大最美沙灘之一,是行前我們唯一討論的景點,它以完全無異議之姿成為我們在葡萄牙必須佇足之處。

那天搭著客運抵達靠海軍海灘最近的城市Lagoa後,準備攔計程車往海灘去。我只記得眼前的景象已熱到冒煙,炙熱的午後讓人眼神昏黑,有夠無助。

在葡萄牙南部Algarve大區遊走,全靠Eva載著我們四處闖。
海軍海灘跟我們的第一站Faro都位於葡萄牙南邊的Algarve大區,整區都是度假勝地。

瀕臨熱暈的情況下終於抵達海灘,看著好久沒有親近的海洋,既感動又激動。儘管非常多人在海灘上或岸邊游泳,但整體仍保持乾淨而原始,味道是舒服的清爽海味,毫無過度開發的人工味

在冰冰涼涼的大西洋游了一陣後,我們沿著岸邊探險,走往被大海洶湧浪濤打擊成各個奇珍異石的地帶。走過石灰石崖壁下,走近洞穴中望著海洋,被這種壯麗而細膩的美環繞著,人是如此渺小。

玩累了,我回到海灘上休息,全身裹著毛巾作為遮陽用,癱坐著等待被曬乾。當時在我身旁躺著一位裸上半身的年輕男生,感覺是從北方來度假的歐洲人,不曉得他躺了多長時間。

我剛坐下沒多久,正巧見證了他曬太陽的流程。他把自己的短褲往骨盆下拉一點點約5-8公分,露出了還沒有曬過的腰部白肉。跟上半身曬過略焦的紅肉兩相比較,完全不像出自同個人身上。看到那焦焦的紅肉,我瞬間內心想到的是DNA斷裂、細胞死亡、組織損傷。

如果你曬傷過,一定知道當皮膚已經曬成紅焦色,絕對痛到一個不行。他怎麼還能忍耐繼續曬下去?只能說一定是因為有什麼壓力催逼他吧。或者這是個被制約的行為,讓他已喪失思考跟判斷能力。

曬太陽與否,得好好拿捏

這位暴露在太陽高強度輻射之下的白人男子,令人無法不去思考曬太陽背後的意義。喜歡或厭惡曬太陽的兩種極端選擇,出自於對膚色截然不同的文化審美觀,而社會的主流價值往往由顯著身分地位的人決定。以法國來說,過去有錢有勢的上流人士帶動了度假風潮,順便帶著深膚色回到城市,直接用顏色說明,他們是有能力去度假的人們,而非沒日沒夜工作、一身蒼白膚色的勞工族群。

從此,度假跟深膚色代表財富自由且懂得享受當下的人們。當然現在已不再具有這種明顯的階級意味,不過夏天必須要曬黑仍然是真的。至少我的法國同學們,過了暑假再見面時,各個都曬成小麥膚色。

海軍海灘之旅遊網站封面照。

但凡事都有例外。我曾跟一位來自馬賽的法國女生閒聊,提到曬太陽的話題,她說她非常不愛,我很吃驚啊。聽到白人口中說出不喜歡曬太陽實在很奇怪,原來,曬不曬太陽也是個stereotype

台灣的夏天很長,而我從來沒有聽過朋友間集體相約,純粹為了曬太陽而去曬太陽的活動。與其說皮膚病變、曬傷、老化等過度曝曬造成的生理影響,追根究底的原因是台灣社會文化觀感使然,白皮膚可以遮三醜的說法從沒變過。在歐美城市的路上看到撐傘遮陽的永遠是東方人、包括台灣人,因為曬黑了不好看。除非哪天黑人文化強勢抵台,或戶外運動風氣越來越盛,或台灣勞工擁有的假期變長變多、帶動海灘度假風潮,也許就有可能破除大太陽底下撐傘就是華人的stereotype

因為地理位置或歷史人文因素,曬太陽(古銅色肌膚)從而成為一種身份象徵。只能說做人真難啊,曬個太陽都要深思熟慮。

曬傷雖然很痛,但基於文化壓力,基於想要享受度假後令人稱羨的色澤,我得忍耐曝曬換來漂亮的小麥色,順便贏得別人以稱羨甚至帶著讚美的口吻說出「哇喔你去了趟海邊度假耶」。

不。我才不做這種事。或曬或不曬,由我自己決定。

在葡萄牙的海軍海灘,我深深為這位白人男子所肩負的文化束縛,感到哀悼。

 

(之後有空我會再續寫葡萄牙的歷險記,一路朝著北方到里斯本跟波多。)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