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谷:台灣第一個環境信託基地

如果你關心環境,如果你在意你居住的周遭自然景觀過去曾發生了什麼事、正在發生什麼事、你加入後能改變什麼事;如果,你相信自然環境跟人類活動能夠並存著,我希望你花點時間看這篇文章。

幾天前我參加了環境資訊中心的新竹工作站(也就是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的志工訓練。我想從幾點來分享並加入感想:

何謂環境信託

信託這個字眼不陌生。一般常見的信託,指的是把一筆錢託管給專業且可信任的對象或組織,請他們作適當運用及管理這筆錢。因此,簡單的說,信託就是信任並託管

環境信託,即指把環境這個財產託管給信任的管理者去妥善維護。環境信託的設立必須以公共利益為目的

公益信託關係示意圖,摘自環境信託手冊。

看看上圖吧,較容易了解環境信託整個概念。

委託人:將資產以公益信託方式交給受託人;
受託人:主要管理財產的人物,可以是個人或是團體。
信託監察人:獨立於主管機關和受託人的監察人,主要為保護受益者的利益,避免受託人不當管理財產;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負責信託的許可、申請和監督。

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的由來

話要說回到2006年。當時有6位的荒野協會夥伴,擁有相同價值、就是保護環境的心志,萌生了買地計劃;隔年,他們看中了新竹縣芎林鄉鹿寮坑的南何山從谷地到陵線共1.8甲的地,儘管當時有另外兩個資金更豐厚的買主對這塊地也感興趣,準備投資做開發;幸好經過當地人和許多熱心的人相繼投入,讓這6人最終成為買地的第一組人選。

到了2008年,歷經了變化,6人變成3人,在彼此仍擁有著守護自然的共同理念下,集資買了這片地,並且命名自然谷。

自,有自我之意;
然,則是對某個觀點或某件事表示肯定
谷,指的是豐盛處、生生不息的地方。
三個字加在一起,

就是個人在保護大自然的過程中眼前所見的生生不息自我感到肯定。而這就是所謂的共活:不是吞噬掉對方,而是在共同生活的情況下,使彼此都受益。

2011年,環境信託正式啟動,當初訂下3年的契約;到了在2014年,他們(委託人)與環境資訊協會(受託人)簽訂了永久效期的契約,落實信託帶來的棲地復育、生物多樣性等等成果,將由全民(受益者)共享。要注意的是,即便環境資訊協會成為自然谷這片低海拔森林的擁有者,但因為此屬於公益信託,不能做買賣行為,而是需實踐信託的目的,就是以公共利益的前提進行保育、教育跟公共參與。

環境信託:無價財產的永久託付

環境信託的一個重要特色,是它並非由政府所支配,而是眾人都可享用的公共財產。環資中心的工作人員,不是在山裡面持著清高使命,只專注自然保育,不理會山林與鄰近村落/外界的人類社會群集生態。不是這樣的。他們廣邀大眾,結合社區,鼓勵只要對環境有一點點興趣的人,都能一起來動手整地、一起來做生態觀察,慢慢將保護面積擴大,讓棲地維護結合在日常生活中。

作為保護環境的方式之一,環境信託需要的是一個成熟的社會,人民主動保護環境或土地,不再等待政府來解決環境保育的問題。如果今天新竹縣政府沒有規劃南何山成保護區,是不是明天又成了一塊被財團買去利用開發的土地?意識到我們既使用了環境的資源、我們自己也有責任去維護的如此觀念,在台灣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當天,環資中心的工作人員用投影片介紹自然谷時,秀了一組拍攝位置皆相同的照片:那是一處分岔路口,而他們固定一段時間做一次拍照紀錄,照下年復一年的景色。在自然谷成為環境信託基地後,從原來經過人為開伐而棄置的分岔路口(自然谷前身是一處荒廢約20年的果園生林),進行了復育包括種植樹木等等的直到現在,植株復甦的景象,跟原來大不相同。

叉路口的十年之前和十年之後。photo: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環境信託與我

說實話,我大學雖然唸的是生科,但很慚愧的是我對野外生態環境的了解非常匱乏,我很怕叢林當中的大大小小爬蟲類或是節肢動物,甚至濕度溫度我都嫌棄(對我就是很弱)。但現在,即便害怕,我還是要去參加,盡可能的認識自然。

自然不需要跑到深山野嶺才能感受到。這裡所指的自然,是指台灣居住最密集的低海拔生態區。自然谷就屬於這樣的低海拔森林,屬於經常被人類活動剝削利用的區域。必須承認,我們太習慣跟環境索取一切,卻不常為它付出。而如果一直用這種本位主義的思考方式去生活,將只會繼續剝削自然生態。我雖然無法說出我很喜歡大自然的風吹草動鳥語花香,但那不影響我的立場,即認定照顧環境是必須的事。否則剝削完後,終究遭殃的也是我(人類)自己。

真正的互利共生,必須要了解自己也瞭解對方啊,才能夠找出共同合作生存的狀態。這就叫做永續1

或許以上我把論述拉的太遠而抽象,無法使你有所共鳴。好吧,簡單說,這(台灣)是我的家,我需要認識,否則當有一天失去了家,我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把台灣縮成自然谷的大小,我從自然谷開始介入生態,那是除了我家頂樓的花花草草之外最積極參與的自然環境。而自然谷不屬於營利事業的生態農場或觀光果園,進去必須收費或得消費;它在一個不以資本主義的商業運作模式下被管理,有點像在家裡一樣,我做什麼事都是心甘情願地做,不是交易行為。

那天早上,我們聽完了環境信託跟自然谷的日常介紹後,下午實地走訪自然谷的環境工作。志工參與的包括定期生態觀察、農場果樹修剪、堆肥實驗使土地改良等等。辦公室旁有片菜園,也可跟著其他志工一起種種菜。如果你有一點點興趣,看看連結中對自然谷的介紹吧,或在網站上查詢聯繫他們的方式,直接詢問志工相關細節。

結語

最近我思考很多事情,希望自己對於台灣能有所為,最後都不約而同地指向同個方向:先開始行動,勝過想像千萬遍(好弱的slogan lol,沒押韻又字數不一)。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環境的你,可跟我分享一下你從哪裡開始做起了呢?請注意我的意思,我並非說去自然谷當志工是個指標;每個人都有愛護環境的不同手段,我只是想說,多為環境做一點努力,都是努力。

如果你早已在使用電子載具,在外隨身攜帶購物袋,喝飲料自備杯子跟吸管,在大眾交通便利的城市裡不再開車或騎車去旅行,甚至在你家附近公園定期幫忙撿垃圾等等,全部都是努力,都正在愛護自己的家(環境)。愛護並沒有那麼困難,需要的只有決心跟堅持。

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是一個開始:台灣在沒有前例可依循之下,自然谷首當成為第一個環境信託實驗品,測試整個制度建立是否完善。第一個常常成為責難標靶、也可能成為成功先鋒;不論如何,世界各地有多處經民間環境信託的成功保育區案例2,顯然,環境信託是可能也可行的。希望透過這樣的操作與實踐,使你我進入更深的思考,重新省視環境與個人的關係為何。

最後,我們來看段自然谷介紹短片吧。

補充&參考:

1. 永續:永續是個被用爛的字眼,希望你看到這裡還沒有想吐;而最近因為台灣無法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讓衛生議題又發燒了一小陣子,我相信你因此看到很多次的“永續”。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了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跟土地或生態環境直接相關的目標就有5項;今年的WHA勢必以永續考量為涉入各項議題的方式。方針可以提出一大堆,紙本文件誰都會寫,倒不如先問問自己,該做什麼,讓環境與你一同和平共存。如果懶得問自己,或許可以參考別人的:百萬綠行動

2.世界各地的環境信託成功案例:主要的國家包括英國、日本、美國、澳洲等等,你可以看看這本環境信託手冊,裡面介紹了全球的環境信託運動和案例,包括最常拿來做例子的英國波特小姐、日本龍貓森林等等。

Facebook Comments

博物館之夜 Nuit européenne des musées

在巴黎的日子,與藝術文化的交會就像天天都要吃飯一般自然。甚至當我不想吃飯、只想無所求的晃遊在城市中,這座城裡搞藝術文化的管理者、或直接說法國人這個民族,仍透過各式各樣的方法,讓藝術像一盤盤精緻而親切的菜餚端到我眼前,拜託我享用。博物館之夜就是其中一場盛大的饗宴。

博物館驚奇夜

今年的博物館之夜將在5月20號(就是明天)晚上熱鬧舉行,我看了一下今年的節目單,最感到興趣的是大皇宮將有多位舞者演繹羅丹的雕塑作品。大皇宮目前正舉辦著羅丹百年紀念展,我如果在巴黎,一 定 會 去 看

大皇宮正展出羅丹百年特展。

我去過羅丹美術館的次數用一隻手剛好算滿,凝望著他的多座曠世雕塑品次數已不下多次(卻因本身駑鈍而仍不得其全貌);而大皇宮這次系統地回顧他的一生,並輔以其他畫家對羅丹天才創作的讚賞,還有展示出羅丹對20世紀雕塑的影響,通通化為一場百年的致敬。再強調一次,我如果在巴黎,一 定 會 去 看。已有新聞預估明晚的大皇宮會人滿為患。

從頭話說博物館之夜

博物館之夜是由法國文化部在1999年提倡而開始舉辦的。文化部希望藉著全法國的博物館,在這個夜晚免費開放給大眾,進而接近各種年齡層、特別是年輕人,開啟他們跟文化與藝術對話的機會。從2005年起,博物館之夜被擴大推動到歐洲其他國家,因此後來正式名稱上有 européenne 字樣。

夜的定義是指,從當天的日落直到凌晨,各博物館推出各種圍繞著藝術作品的活動等著大家,包括音樂表演、燈光秀、戲劇演出、朗誦詩歌,跨界座談(例如科學家跟藝術者的對話)等等,讓你把博物館當作大型深度遊樂園,遊玩到深夜。最重要的是,全部都免費。

當晚,熱門的博物館或是藝術活動,一定要先去排隊(不要認為排隊只有台灣人才會做,法國人為著藝術表演跟博物館或是文化活動,排的可兇了),否則進去後大概難以搶到好位置。

博物館之夜一向在每年的5月中下旬舉辦,原因是因為他們選定最靠近5月18日的那個禮拜六,作為博物館之夜的日子;518是國際博物館日,由國際博物館協會 Le Conseil international des musées 所訂定

回首去年:2016年博物館之夜

去年的博物館之夜,我跟一群朋友選了橘園美術館 (Musée de l’Orangerie) 作為開啟夜晚的序曲:當晚的活動是爵士樂。

2016年博物館之夜的主宣傳海報:好幾個滿月作為背景,象徵著期望當晚透過各樣藝術活動,能如滿月一般使人豐盛圓滿。

橘園當時適逢特展:《Apollinaire, le regard du poète》。Apollinaire 是位出生在19世紀末、活躍於一戰前後的作家。在那個變化劇烈的時代,他跟當時很多在巴黎謀生的藝術家文學家一樣,彼此認識著,並在不同領域成為彼此的創作養分。最酷的是,他是超現實主義的先人,在他創作的某齣劇裡首先使用了超現實主義這個詞。長知識了。我一直很喜歡超現實主義的米羅,但顯然對超現實主義生成脈絡的了解,有待加強。

那天在橘園的大門外,還沒到博物館之夜開始的18h,已經出現排隊人潮。好不容易終於進去後,我們首先去逛的仍然是極具魅力看不膩的莫內睡蓮。看了好多次,永遠不嫌多。接著往樓下走,準備瀏覽 Apollinaire 特展。

特展展廳內到處是人,我晃來晃去,感到納悶的是 Apollinaire 怎麼能夠認識那麼多厲害的畫家這種膚淺的問題:因為他真的太誇張,一個搞文學的文人,認識一堆當代名畫家代表中的代表大師,像是立體主義的畢卡索、布拉克,野獸主義的馬蒂斯、德蘭……好像在巴黎駐足的都是大師,隨便都會遇到名人似的。跨界合作根本不是個新字眼,古人老早就在做了。

18h30開始的爵士樂,在進入睡蓮前的大廳開始。即使人多,大家都在一種克制的放鬆下聆聽,專注於時而緊繃時而鬆弛的爵士樂本身。或坐或站都隨便你,博物館/美術館在今晚不存著平時的拘謹,開心認識藝術本身最重要。

Apollinaire活躍的時期,爵士樂即將要革命音樂史。因此當晚選爵士樂並非隨意拼湊,而是依循著一戰前後所身的文化氛圍所做的精選。

之後,我們轉攻附近的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人潮更多的奧賽,當晚的節目安排,同樣以爵士樂為主軸;不同的是,他們直接定點在畫作的旁邊演奏。我聽了小號吹奏版本的米勒拾穗,演奏者以一首 work song 反映勞力為主的舊社會模樣,小號的旋律和聲線,很符合農作的粗獷不修飾。

22h的時候,我們到頂樓印象畫派大本營的展覽廳,直奔到莫內的藍色睡蓮前,準備聆聽從藍色到藍色的即興表演 (Improvisation, du bleu au blues)。襯著睡蓮的是大提琴跟小號的爵士音符,是我當晚欣賞的最後一場畫作音樂表演。從藍色到藍色看穿藍色睡蓮,莫內筆下的光影我仍不是很懂,但那肯定不帶有憂鬱的藍,而是明亮又有靈性的藍,讓人釋放,讓人回歸自然的和諧。

我跟其他人一起坐在藍色睡蓮前,聽著音樂,聽著音樂之後的畫作介紹,好好體會法國小朋友在博物館聽老師講畫畫說故事的視角。博物館真是激發想像力跟理解力的來源。沒有門檻的藝術交流,只要你坐的住,看久了怎麼可能對美沒有想法。在法國的孩子真幸福,包括我。

留下很模糊的唯一紀錄,在藍色睡蓮前。

逛博物館有益健康,嗎?

最後,我們來聊聊逛博物館跟健康是否有關聯性的科學研究。為數不少的研究比較快樂與逛博物館之間的關係,這裡我舉出其中(可free download)的兩篇研究報告。

第一篇來自倫敦政經學院 Daniel Fujiwara 等人的文章,他們的結果是逛博物館的確讓人更快樂並增加幸福感。這篇發表於2013年的研究,採重複橫斷面研究法 ( repeated cross-sectional study),獲得的樣本來自英國本土,於2005到2011年間,每年約14000位接受訪問調查、總共將近10萬筆成人受訪者,做了針對藝術和博物館相關問題的回答。

或許因為是出自經濟學者的研究(嗎),他們使用了貨幣作為價值(valuation)的參考指標。在實驗設計中,有個段落說明了價值的計算:若主觀幸福感可從博物館欣賞藝術作品得到,則衡量去博物館的價值/效益、如此的價值衡量稱為補償剩餘 (compensating surplus),藉由消費者個人所得和支出的調整,以貨幣表示參觀博物館或其他的活動對幸福感的影響程度。一句話來說,就是他值多少錢我願意付而得到幸福的意思。

報告中提出,詢問受調查者在閒暇時刻參訪博物館的價值,每年約3200英鎊;同樣的問題,換成是參與運動的話(實驗組),每年價值1500英鎊。他們的研究確定了一件事:博物館能使人幸福,對於自我感到健康有積極正面影響。

另一篇在2009年所發表的報告,由挪威科技大學 (Norwegi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 Koenraad Cuypers 等人做的研究指出,參觀博物館、看演唱會或體育比賽等的文化活動與健康程度呈現正相關;包括焦躁和憂慮的程度都降低並且對生活滿意的程度較高

這篇文章特別之處,在於他們發現男女在參與文化活動的差異。男性在純粹參與文化活動、或本身成為創造文化藝術活動(跳舞和音樂)者時,兩者之間的健康有差異:單純參加活動比較好。甚至在對生活滿意度上,只參與活動的也比創造文化藝術活動的男生較為滿意。女性則相反:當女性主動從事音樂或藝術創作時,她們自認更健康。

此論文的討論章節提到了研究限制:他們使用的橫斷面研究方法無法確認因果效應,只能說有相關性。參與需創造力的文化活動的男性們,搞不好本來對生活就不滿足,而不見得是因為參與的活動,導致他們對生活不滿。無論如何,這篇文章的重要性在於參與文化活動,與降低焦躁和憂慮有很強的相關性:參與的越多越頻繁,焦躁和憂慮的情況就越減小。

博物館:一個賦予人心自由奔放之處

總算說到結語了。即便沒有研究報告,每個喜歡進出博物館、或曾經去過博物館的你,都能體會到:走進去跟走出來的差異,是你再也不一樣;這種不一樣的感覺,是因為“獲得”本身就是愉悅,你的充實並非虛假。尤其,又有一群人在同一個空間裡,為著相同的事物流動並鼓譟著,共有的文化記憶被傳承下來,你也是其中一個,並透過展覽品,使個人的眼光放大投注到一個族群身上。難怪心理會感到安慰而被滿足,因為你所有的情緒,博物館的藝術品都找得到。

難怪,法國政府對於失業族群特別照顧:在法國,若你是個無業者,可以免費參訪幾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像是羅浮宮奧賽橘園龐畢度中心東京宮……),不只是節省費用、打發時間、自我學習,也同時增加個人幸福感,減低負面情緒如憂慮等等啊。免費入場的政策不是憑空想像而來的,是為了整個社會的心理健康。

博物館之夜,在巴黎的朋友們準備好要替我嗨翻整夜了,是個洗滌心靈增加幸福感之夜,喔耶。

Facebook Comments

Hillsong: Touch the sky

在你身邊,有沒有什麼物品或對象,伴隨著你很久很久、給你的安心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而你對他她牠它的情感依賴早已不再計算,因為整個心早被佔據住了。有的。

音樂

音樂一路忠實地陪著我,它是我生命中的重要存在;當腦海的旋律浮現,便能還原生命的某個時刻。如此的精準刻畫,充滿了溫度。

音樂能讓人望向未來,能勾起回憶。無法言喻的情緒,不論是鄉愁的、憤怒的、害怕的、暖心的、心跳加速的、甜蜜的,全都能透過音樂被慰藉、轉化、昇華;那些情緒都不孤單,因為正是音樂溫柔地陪在我身旁,在無數次情緒釋放的當下體會人生。所以說,音樂能促進健康不是沒有道理的;而且,的確有非常非常多研究,探討及證實聽音樂對生理與心理健康的好處。有機會來聊聊。

這張照片捕捉了我在雷恩(Rennes)實習時,每次從我的辦公室望向學校餐廳的角度。我想到了剛實習那段日子我常聽的音樂,Que sera sera。

在法國生活四年的日子,除了日常生活的法文交談外,我最常用法文的時刻,就是唱詩歌。我在巴黎待過的教會,不論 Hillsong1或以琳2,音樂敬拜都以法文為主。頻繁唱法文歌的好處,是大大地幫助我如何正確發音跟連音。

平時聊天時,我講話或許可以含糊,只要關鍵字放慢明確些,還有勝算讓人能聽懂;而唱詩歌時,發音正確與否,當然不會影響我向神敬拜的親密度,但可怕的是含糊發音的缺點會被放大。在法國人面前唱法文歌,不講究法文咬字好像衣衫不整一般,不由自主地難為情。因此能唱得一口好法文歌,實在是立足法國的基本要求啊。

然而,在思考該選哪首歌作為音樂分享的首發,本來我是真的想從法文詩歌開始的,但反覆思量後,最終還是決定先從自己在法國時最喜歡的 Hillsong 詩歌寫起,而它是首英文歌3:Touch the sky。

我第一次聽到 Touch the sky,是在 Hillsong 2015年的年度異象特會(Vision 2015)。透過大螢幕看著雪梨 Hillsong 現場,一位短捲髮女生4唱著這首詩歌。這位小女子在副歌幾處高音的地方有點吃力,造成我聽歌的當下有一點分心;除此之外,我仍很投入在整首歌曲的鋪陳。

短捲髮女生就是她。Photo: Touch the sky acoustic version.

這是首好聽又富記憶性的曲子,一貫的 Hillsong 風格,包括反覆的音樂曲式、墊音堆疊、和電子合成音。我們先來看作曲者 Joel Houston5創作的緣由、跟歌詞的聖經參考經句吧。

……我很喜歡這段故事:當耶穌上山、門徒在後跟隨,耶穌對門徒開口教訓,他開始談論天國6。事實上,我們現在所過的生活跟當時很相似:往往根據你是誰、你擁有什麼成就、你認識誰、或是你還有什麼特殊身份(標籤),來定義你這個人。你好像必須不斷地往上爬到某個位置。甚至在教會裡、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也常會想:「如果我像某某人一樣就好了。如果我像牧師或同工那麼多才幹和恩賜,神會更喜悅我。」但不是的。神說,你是誰並不重要。因此你要記住一件事:你和我都不需要汲汲營營地努力往上爬、好像如此才顯得更有資格去尋找神;相反的,神的救恩早已來到,使你我的生命被祂贖回。

Composer, Joel Houston

從歌名看上去,Touch the sky 像是由於自我的積極進取而得以觸摸到天空。但它其實真正要講的是,把你緊握的手放開因為神要給你的是更大更多的事物。就像當中的一句歌詞:I touch the sky when my knees hit the ground. 謙卑跪下,是因為知道誰是主;觸摸到天堂,是因為讓神掌權。

詩歌參考的聖經經句6如下:

  • 太10:39 得着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着生命。
  • 約 3:30 他必興旺,我必衰微。
  • 太 12:26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
  • 可 8:24 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 提前 6:6 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
  • 腓 4:12-13 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 弗3:14-21 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他得名。)求他按着他豐盛的榮耀,藉着他的靈,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裏,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但願他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得着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

 

最後我們來聽歌吧,附上英中歌詞。

[Verse 1]
What fortune lies beyond the stars
Those dazzling heights too vast to climb
I got so high to fall so far
But I found heaven as love swept low
在星宿背後的奢華
耀眼高處太難攀爬
登上高峰卻又落下
卻在低谷中找到天堂
[Chorus]
My heart beating, my soul breathing
I found my life when I laid it down
Upward falling, spirit soaring
I touch the sky when my knees hit the ground
我心甦醒 靈魂呼吸
放下一切 就找到生命
降服自己 如鷹興起
觸摸天堂 當我雙膝著地
[Verse 2]
What treasure waits within Your scars
This gift of freedom gold can’t buy
I bought the world and sold my heart
You traded heaven to have me again
在傷痕背後的寶藏
買不到的自由獎賞
賺得世界生命失喪
你捨去一切 將我贖回
[Bridge]
Find me here at Your feet again
Everything I am, reaching out, I surrender
Come sweep me up in Your love again
And my soul will dance, On the wings of forever
我只想在主你的身邊
獻上我一切 俯伏在你的腳前
占據我心 以你愛彰顯
我跳舞讚美 與你同行到永遠

補充&參考資料:

1. Hillsong:來自澳洲的超大型教會,屬於五旬節派。Hillsong 教會裡的樂團所創作的詩歌,在三十年來席捲世界各地教會。

2. 以琳教會:我在巴黎生活的後兩年參加的教會。屬於神召會體系,在巴黎十三區。

3. 短捲髮女生:Taya Smith,Hillsong United的敬拜主領。

4. 英文歌:Hillsong United 的創作皆為英文,後到世界各地的 Hillsong 隨著當地語言而翻譯。我在法國唱大多數的 Hillsong 詩歌當然都是法文版本,但可惜不包含 Touch the sky。

5. Joel Houston:Hillsong United敬拜主領、吉他手、鍵盤手、鼓手。連結可至 Christian Post 對他的採訪,保括他創作這首詩歌的歷程。

6. 談論天國:這是說到聖經的馬太福音5:1-2,開始論到八福前,耶穌與門徒上山。

7. 經句參考:Taking it deeper,是一個集結歌詞、歌曲、經句還有個人簡短分享的網站,對我來說,是個查找詩歌 reference的好去處。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