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谷:台灣第一個環境信託基地

如果你關心環境,如果你在意你居住的周遭自然景觀過去曾發生了什麼事、正在發生什麼事、你加入後能改變什麼事;如果,你相信自然環境跟人類活動能夠並存著,我希望你花點時間看這篇文章。

幾天前我參加了環境資訊中心的新竹工作站(也就是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的志工訓練。我想從幾點來分享並加入感想:

何謂環境信託

信託這個字眼不陌生。一般常見的信託,指的是把一筆錢託管給專業且可信任的對象或組織,請他們作適當運用及管理這筆錢。因此,簡單的說,信託就是信任並託管

環境信託,即指把環境這個財產託管給信任的管理者去妥善維護。環境信託的設立必須以公共利益為目的

公益信託關係示意圖,摘自環境信託手冊。

看看上圖吧,較容易了解環境信託整個概念。

委託人:將資產以公益信託方式交給受託人;
受託人:主要管理財產的人物,可以是個人或是團體。
信託監察人:獨立於主管機關和受託人的監察人,主要為保護受益者的利益,避免受託人不當管理財產;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負責信託的許可、申請和監督。

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的由來

話要說回到2006年。當時有6位的荒野協會夥伴,擁有相同價值、就是保護環境的心志,萌生了買地計劃;隔年,他們看中了新竹縣芎林鄉鹿寮坑的南何山從谷地到陵線共1.8甲的地,儘管當時有另外兩個資金更豐厚的買主對這塊地也感興趣,準備投資做開發;幸好經過當地人和許多熱心的人相繼投入,讓這6人最終成為買地的第一組人選。

到了2008年,歷經了變化,6人變成3人,在彼此仍擁有著守護自然的共同理念下,集資買了這片地,並且命名自然谷。

自,有自我之意;
然,則是對某個觀點或某件事表示肯定
谷,指的是豐盛處、生生不息的地方。
三個字加在一起,

就是個人在保護大自然的過程中眼前所見的生生不息自我感到肯定。而這就是所謂的共活:不是吞噬掉對方,而是在共同生活的情況下,使彼此都受益。

2011年,環境信託正式啟動,當初訂下3年的契約;到了在2014年,他們(委託人)與環境資訊協會(受託人)簽訂了永久效期的契約,落實信託帶來的棲地復育、生物多樣性等等成果,將由全民(受益者)共享。要注意的是,即便環境資訊協會成為自然谷這片低海拔森林的擁有者,但因為此屬於公益信託,不能做買賣行為,而是需實踐信託的目的,就是以公共利益的前提進行保育、教育跟公共參與。

環境信託:無價財產的永久託付

環境信託的一個重要特色,是它並非由政府所支配,而是眾人都可享用的公共財產。環資中心的工作人員,不是在山裡面持著清高使命,只專注自然保育,不理會山林與鄰近村落/外界的人類社會群集生態。不是這樣的。他們廣邀大眾,結合社區,鼓勵只要對環境有一點點興趣的人,都能一起來動手整地、一起來做生態觀察,慢慢將保護面積擴大,讓棲地維護結合在日常生活中。

作為保護環境的方式之一,環境信託需要的是一個成熟的社會,人民主動保護環境或土地,不再等待政府來解決環境保育的問題。如果今天新竹縣政府沒有規劃南何山成保護區,是不是明天又成了一塊被財團買去利用開發的土地?意識到我們既使用了環境的資源、我們自己也有責任去維護的如此觀念,在台灣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當天,環資中心的工作人員用投影片介紹自然谷時,秀了一組拍攝位置皆相同的照片:那是一處分岔路口,而他們固定一段時間做一次拍照紀錄,照下年復一年的景色。在自然谷成為環境信託基地後,從原來經過人為開伐而棄置的分岔路口(自然谷前身是一處荒廢約20年的果園生林),進行了復育包括種植樹木等等的直到現在,植株復甦的景象,跟原來大不相同。

叉路口的十年之前和十年之後。photo: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環境信託與我

說實話,我大學雖然唸的是生科,但很慚愧的是我對野外生態環境的了解非常匱乏,我很怕叢林當中的大大小小爬蟲類或是節肢動物,甚至濕度溫度我都嫌棄(對我就是很弱)。但現在,即便害怕,我還是要去參加,盡可能的認識自然。

自然不需要跑到深山野嶺才能感受到。這裡所指的自然,是指台灣居住最密集的低海拔生態區。自然谷就屬於這樣的低海拔森林,屬於經常被人類活動剝削利用的區域。必須承認,我們太習慣跟環境索取一切,卻不常為它付出。而如果一直用這種本位主義的思考方式去生活,將只會繼續剝削自然生態。我雖然無法說出我很喜歡大自然的風吹草動鳥語花香,但那不影響我的立場,即認定照顧環境是必須的事。否則剝削完後,終究遭殃的也是我(人類)自己。

真正的互利共生,必須要了解自己也瞭解對方啊,才能夠找出共同合作生存的狀態。這就叫做永續1

或許以上我把論述拉的太遠而抽象,無法使你有所共鳴。好吧,簡單說,這(台灣)是我的家,我需要認識,否則當有一天失去了家,我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把台灣縮成自然谷的大小,我從自然谷開始介入生態,那是除了我家頂樓的花花草草之外最積極參與的自然環境。而自然谷不屬於營利事業的生態農場或觀光果園,進去必須收費或得消費;它在一個不以資本主義的商業運作模式下被管理,有點像在家裡一樣,我做什麼事都是心甘情願地做,不是交易行為。

那天早上,我們聽完了環境信託跟自然谷的日常介紹後,下午實地走訪自然谷的環境工作。志工參與的包括定期生態觀察、農場果樹修剪、堆肥實驗使土地改良等等。辦公室旁有片菜園,也可跟著其他志工一起種種菜。如果你有一點點興趣,看看連結中對自然谷的介紹吧,或在網站上查詢聯繫他們的方式,直接詢問志工相關細節。

結語

最近我思考很多事情,希望自己對於台灣能有所為,最後都不約而同地指向同個方向:先開始行動,勝過想像千萬遍(好弱的slogan lol,沒押韻又字數不一)。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環境的你,可跟我分享一下你從哪裡開始做起了呢?請注意我的意思,我並非說去自然谷當志工是個指標;每個人都有愛護環境的不同手段,我只是想說,多為環境做一點努力,都是努力。

如果你早已在使用電子載具,在外隨身攜帶購物袋,喝飲料自備杯子跟吸管,在大眾交通便利的城市裡不再開車或騎車去旅行,甚至在你家附近公園定期幫忙撿垃圾等等,全部都是努力,都正在愛護自己的家(環境)。愛護並沒有那麼困難,需要的只有決心跟堅持。

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是一個開始:台灣在沒有前例可依循之下,自然谷首當成為第一個環境信託實驗品,測試整個制度建立是否完善。第一個常常成為責難標靶、也可能成為成功先鋒;不論如何,世界各地有多處經民間環境信託的成功保育區案例2,顯然,環境信託是可能也可行的。希望透過這樣的操作與實踐,使你我進入更深的思考,重新省視環境與個人的關係為何。

最後,我們來看段自然谷介紹短片吧。

補充&參考:

1. 永續:永續是個被用爛的字眼,希望你看到這裡還沒有想吐;而最近因為台灣無法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讓衛生議題又發燒了一小陣子,我相信你因此看到很多次的“永續”。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了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跟土地或生態環境直接相關的目標就有5項;今年的WHA勢必以永續考量為涉入各項議題的方式。方針可以提出一大堆,紙本文件誰都會寫,倒不如先問問自己,該做什麼,讓環境與你一同和平共存。如果懶得問自己,或許可以參考別人的:百萬綠行動

2.世界各地的環境信託成功案例:主要的國家包括英國、日本、美國、澳洲等等,你可以看看這本環境信託手冊,裡面介紹了全球的環境信託運動和案例,包括最常拿來做例子的英國波特小姐、日本龍貓森林等等。

Facebook Comments

留言表達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