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vins中世紀節:時空錯置,今夕是何年

穿越回到古代這件事,西方人也愛。不久之前的6月9日&10日,在法國的Provins剛舉辦完了一年一度的中世紀節,整座城帶著人們穿越回到800年前的中古法蘭西。2018年的主題是人與野獸(des hommes et des bêtes),來看看中世紀節宣傳短片吧。

 

Provins是個位於距離巴黎一小時車程左右的小城,中文翻譯名叫普羅萬,真是個難聽且毫無可能勾起綺麗想像的名字啊。不過就音譯來說,普羅萬的確翻得妥當。總之,接下來我只會稱呼其原名Provins。

在法國,想要找尋獨一無二的中世紀風情,全法各不同角落都可見,包括巴黎。儘管巴黎於19世紀時,拜奧斯曼的大改造,摧毀了大部份的中世紀建築,但仍有少數的房子、乃至於街道,聞得到中世紀的特殊氣質,主要聚集在巴黎3與4區,列舉以下兩處,Hôtel de SensMaison de Nicolas Flamel

Hôtel de Sens,巴黎中世紀代表之一建築,建於14世紀,現在是藝術書籍類的專門圖書館,館內靜謐質樸。

 

有次路上晃見這棟房子,外觀跟其他街邊房舍很不同,停下腳步湊近一看,除了看到建於1407年外,看到標注此棟房子居然是Nicolas Flamel的故居(Maison de Nicolas Flamel)。他是誰呢,中世紀煉金術界有名的煉金師,曾出現在哈利波特小說中。現在這是家餐廳,舒芙蕾不錯吃。

回到主題吧,中世紀小鎮Provins。在我還沒拜訪Provins前,曾經聽聞同學提及,此小鎮既有韻味且滿滿緬懷舊日風情,非常值得一遊。當時看著同學們在古城的城牆捕捉一張張搔首弄姿的照片,我心想,哪一天我也要到踏上那斑駁的Provins城牆,拍下一系列這種做作照

終於,那年中世紀節,我去了正在歡度節慶的Provins!!!

Provins:時空錯亂下的美

Provins在12-13世纪之間,曾經是法國、乃至於整個歐洲的貿易焦點。當時此城隸屬於香檳區,是香檳伯爵(comtes de Champagne)的轄區,不論從法國北部或南部、北邊的低地國家(荷比盧)、地中海國家、或東歐以及更遠的非洲商品,都聚集到此進行交易往來。為了確保更順暢的商業交流,以及保護這一地區的人民及財富,建立更堅固而厚實的城牆、堡壘和城堡也就不難理解了。

Provins倒頹的城牆,看得出它多厚實。Provins的大部分城牆其實都被完整保存了下來。

作為中世紀歐洲最大的貿易交易中心之一,Provins與另外三個城市(Lagny-sur-Marne, Bar-sur-Aube)共同形成一條香檳貿易交易市集,每年輪流在這幾個城市間舉辦市集,做買賣互通有無。交易市集是歐洲脫離早期黑暗中世紀的重要象徵,因為經濟發展跟跨國交易頻繁,本來就是時代邁進的最主要動力之一(台灣再鎖國嘛,國家政策倒退1000年)。

12世紀建成至今的凱薩塔,在舊城的最高處。

Provins舉辦中世紀節至今已經35屆,以他璀璨的中世紀貿易歷史,絕對有資格招待各地遊客前來感受中世紀的魅力。按照法國人熱衷定義城市的習性,我想,Provins稱為法國中世紀首都也不為過。那天我們在巴黎迪士尼附近搭著客運到Provins後,跟著人群走進了古城。

當天的艷陽令人沈醉於中世紀的美好時光,踏了一步便跨過800年甚至更久,每個腳步都在見證眼前超現實的中古市井生活。十字軍衛兵到處可見,吟遊詩人吹奏著笛子譜出悠揚的詩歌,曾經巍峨的城堡在眼前,還有一群像是惡靈或是黑暗組織(?)的勢力蜂擁而來,各種尋常百姓的生活手作工作坊,像是編織鎧甲、生火燒鐵、編織衣物、製作樂器等等,總之,中古世紀就近在眼前。

這樣看下來,我發現跟戰爭相關的活動跟人物,佔了中世紀節的一主要族群。或許這反映當時除了商業活動外,一般人的生活跟武力戰爭的關係滿密切的。中世紀畢竟就是個搶奪的殘酷世界,用武力解決一切問題,並以擄掠的方式讓自己壯大。

當天的重頭戲是遊行。遊行後,在城裡隨處都會遇見穿越到現代的中世紀人物,真是太衝突了。不少與十字軍相關的士兵等出現在遊行隊伍中,顯見在那掠奪殘殺的時代,十字軍是重要的象徵。
中世紀鎖甲、樂器以及不知名黑暗勢力。
中世紀縫紉工作、毛料處理、生火跟製作兵器所需的器材。
這模樣完全就是十字軍團在某處扎營休憩的百分之百神還原啊。我在21世紀還是12世紀?

中世紀公衛暗黑史:健康是奢侈

因著節慶見到與現代社會差距極大的過去世界,的確是很新鮮好玩,但缺了那撩撥感官的重要刺激,無法真的帶著人們穿越回去原汁原味的中世紀,就是氣味。在極度不堪的衛生條件下,中世紀的城市味道到底能夠有多噁多臭呢?試著一天不沖馬桶、把裡面的穢物挖出來,加上當天你家的垃圾一袋,全灑在你家門外,可稍微還原當時一戶人家的衛生狀態。

幸好,任何如中世紀節之類的仿古活動都未曾以嗅覺作為主軸,不然這種還原恐怕沒幾個現代人能承受。真正的中世紀生活,人們絕對沒有什麼走著石板路帶著愜意又詩意的心情,因為到處是排泄物與垃圾,光躲避都來不及。

一戶接著一戶的穢物丟向街道,腐敗臭味瀰漫四處,而且不僅如此,人身上的體臭惡味,更讓整座城市臭上加臭。中世紀的人們不太洗澡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當時認為洗澡時皮膚毛孔會將水帶入人體,而水會傳播傳染病,像是鼠疫等。所以盡可能減少洗澡,將身上的油垢或汗水留下,可阻塞毛孔形成保護抵擋疾病。

該感謝公共衛生在後世的演進與發展,讓人們得以脫離對衛生毫無概念的中世紀黑暗時代。

中世紀的居家衛生條件極糟情況之下,一大堆傳染病於是極易流竄在城市中,且更可怕的是各個都可能造成絕症或終身殘疾:痲瘋病、天花、砂眼、炭疽病,以及14世紀造成歐洲死傷慘重的黑死病等等,安然活著到終老屬於萬幸,五體不滿足才是正常人。黑死病襲擊歐洲大陸時,天天都有屍體經過你家大門,誰又死了的消息,隨時在更新。他們的年代更能體會何謂平安健康就是福吧

賦歸之路:帶走美好,與Provins道別

好吧,除卻掉中世紀獨有的惡臭味與低劣的衛生品質,單純享受著Provins的古著,帶人回味中世紀生活好幾遍,那難以言喻的懷舊世界,真的令人忍不住嚮往。我仍記得當時走遍古城的興奮雀躍感,稀奇的景象就在眼前,實在太有趣。回去巴黎的路上,想著在Provins看見的繽紛色彩中世紀與看不見的血腥廝殺及髒亂落後中世紀,兩者之間就是走訪遊玩與瞭解事實的差異吧。觀光客知道的不需要多,我想我還是繼續當個稱職的觀光客就夠了。

她們的衣服跟後面的帳篷搭配得真好。
中世紀婦人們在街邊閒聊著。
各種中世紀樂器,現場還有人正刻著木頭準備製作琴身。
中世紀節的Provins,街邊有許多小攤位可逛可買,像是皮製手工品、兵器或是各種食物。
比劍是他們的日常活動。
中世紀士兵的鐵盔,好重。

拍了幾組城牆邊的矯情照片(受我同學影響真大…),努力紀錄著不可思議的中世紀節後,心滿意足地跟這座遺世脫俗的城市道別。有機會的話,真想再回去找尋那遺世獨立的中世紀角落。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