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變「羞法」?談法國移民法修正案爭議

(發表於天下換日線)

時序來到了風和日麗的暮春,溫暖又潮濕。最近的巴黎不只暖和,甚至創下近 70 年來最熱四月天紀錄。

但畫面一轉到法國國民議會,會場就像極不穩定的惡劣天氣般,挾帶強風暴雨的颶風猛烈襲擊大地。原因是《庇護與移民修法草案》(la loi asile-immigration,簡稱《移民法》)在上週起進入立法程序,針對法條進行公開辯論。

不止議會現場傳出你來我往的激烈談判聲,議會外也聚集了支持和反對的聲浪經過幾天不間斷的會議,週一(23 日)這項修改庇護權的法案,以 228 票對 139 票通過。

事實上,打從草案在 2 月底初次公告起,各方人馬即發表反對意見。法國長期協助移民與難民的社會機構 CIMADE,直言此次修法太過嚴苛,忽視人權。左派也發出批評,質疑草案的內容不夠嚴謹;而右派則是認為修法過於寬鬆,無法有效打擊非法移民。

在國民議會門外,社會互助組織 CIMADE 帶隊抗議移民法修法草案是 Code de la honte ──羞恥法案。圖片:Malakoff Antilibéral et Unitaire。

沒來得及安置的難民,不斷湧入

每天穿梭在巴黎地鐵站或附近路口,看見乞討的敘利亞難民,早已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回顧 2016 年,當時難民大舉來到巴黎,友人曾多次警告我,千萬別到 19 區的 Stalingrad 一帶──原因是該站位於巴黎 10 區及 19 區交界,屬巴黎治安較差地區。大批難民來到巴黎後,主要聚集在巴黎北邊的 18 和 19 區,加劇了此區的安全及衛生問題。

在那裡,長長的地鐵路橋下跟路邊人行道,並列著一個個與惡劣的衛生環境共存的帳篷,看似撐起了眾多難民對安全和幸福渴望的夢。然而,現實的情況是,法國根本沒來得及安頓難民。

多數難民的語言不通,加上枯等審核身份的時間漫長,長期沒有工作的情況下,越發難以融入社會。結果造成不止一次的社會混亂跟衝突,巴黎警方必須強制疏散跟清除帳蓬;另一方面,市政府得加緊增闢可讓難民棲身的收容所,回復當地居民安寧的生活秩序。

所謂夢的種籽,竟找不到可以發芽的土地。

即便如此,難民潮流仍然抵擋不住。生活在戰爭不斷的國家如敘利亞、利比亞或阿富汗等,隨時都可能喪命。而流落在陰暗骯髒的巴黎街頭,至少沒有戰爭的威脅,對於難民來說,這已屬萬幸且感恩。命保下來之後,眼前最近的唯一考驗,是等待著居留申請被核准。

修法順應民意,反又遭批評為「盡快趕走難民」的手段

從 2015 年起,整個歐洲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至今,統計,法國本地申請庇護的文件,年年增加;去年達到歷史新高的 10 萬件庇護案,較 2016 年增加了 17.5%。

面對難民潮席捲歐洲大陸,儘管造成許多歐洲人的不安,但法國民眾對於自身的人道主義傳統,仍多是正面肯定的態度。民調顯示,6 成 5 的法國人認為,法國政府該付出更多努力,給予難民適當庇護;但同時,6 成 3 的法國人認為現在的法國已有太多移民,加劇了社會對立甚至衝突,應當收緊移民政策。

移民法草案某種程度回應了民意:加強管制非法移民,解決棘手的難民問題。但當中出現了更改較多且具爭議性的條文,包括審理庇護的申請期限,以及行政拘留的時間皆修正為 90 天;等待申請的時間從 1 年減為 6 個月,可提出上訴的期限減為 15 天,簡化申請被駁回的移民得遣返出境的手續等。

針對上述內容,反對者抨擊,審查難民居留申請的時間,從 120 天減少至 90 天,意味著駁回申請的流程將加速,更契合法國政府這次修法,欲將難民排拒在外的目標。此外,只給予申請者兩個禮拜的時間提出上訴,以及簡化驅逐出境的程序等等,同樣是為了加快難民離開法國,代表法國政府不歡迎難民。而申請被拒者在拘留所的行政拘留時間,則拉長為 90 天,也被批評為法國政府藐視人權,無視該國人道主義的傳統價值。

活著的權利:法案 6 月將送入參議院

移民法修正案激烈爭辯著難民擁有權利的界線,讓我想起了那次在奧賽美術館的深刻感觸。

那天,我一如往常地來到奧賽參觀,首先拜訪了米勒的《拾穗》。只是那一天,我好像透過拾穗,看到了千里之外的難民,步步艱難的逃亡身影。

沒有土地的窮人才會去拾穗。米勒筆下刻畫 3 位婦女所拾起的麥穗,不要說能夠餵飽家人,可能連自己都不夠吃。然而如此卑賤的舉動,僅僅是因為面對生命的無情,她們仍要活下去。

就好像那些根本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的敘利亞、利比亞或來自其他國家的難民,他們卑微渺小的盼望,就是帶著孩子翻山越嶺,在星空下數算著距離自由還有多遠,或是上了船隻渡洋,在咆哮的大海中望向未知的前方。

尋找生命活著的權利。

逛完美術館,我走在塞納河畔,看著河面柔光映著奧賽的印象風情,禁不住感嘆。奧塞裡收藏米勒的《拾穗》,跟報上出現的一張張難民照片,近 160 年的差距,彼此的距離好像並不遠。權利的分配與剝奪,在人類社會中或許從來沒有得到改善。

法國政府提出的移民法修正案,立意當然好,但若不能從源頭管制,這一切所作所為,充其量只能削減帳面上的數字,改善將有限。與國際間的合作才真正能促進紓解,但現今的歐盟各成員國,多考量自身利益,與其共同找到出路,法國選擇更務實地從國內檢討起。

沒有人不引領期盼著更好的生活。但當權利被重新分配時,往往連深吸一口新鮮空氣都顯得奢侈。移民法草案接著將在 6 月時進入參議院,法國最終將如何面對這些尋求庇護的外來人口,讓我們繼續靜觀其變。

Facebook Comments

留言表達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