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ête de la Musique:法國音樂節,(我)上街玩音樂

我走在大道上。那是條有著許許多多海明威佇足消磨時光、振筆寫書的咖啡館的大道。我停下,站在毫不掩飾情感的音樂表演前。雷鬼或搖滾,流行或民謠。繼續往前走,音樂演唱聲慢慢遠離我而仍鏗鏘有力。

在一年白晝最長之日,音樂承繼了陽光的熱度,讓人們的心被音樂曬得暖呼呼直到午夜。

以上的經歷,發生於兩年前(2015年)的6月21號。音樂節的午後時光,我從Hillsong週日聚會的Bobino劇場,悠閒漫步地走到位於先賢祠1Panthéon)後的同學家,沿路經過並聽了好多場小型音樂表演。

像這樣的樂團配置,或者更簡單、人更少的演唱,在音樂節的巴黎,每條街都上演。

Faites de la musique, Fête de la musique

很多人都曉得,6月21號是法國音樂節。35年前的1982年,法國文化部發起了如此充滿節奏跟旋律的一日運動,在每年的夏至6月21號,鼓勵每個人帶著自己的樂器到街上,或在家門口,或其他公開場合,玩著自己想玩/想做的音樂。一個人演唱,或樂團形式,或有節目橋段或是即興,戶外或室內等等,各種音樂呈現,都隨己高興。因為那一天最重要的主角是音樂,而它從來都是原始自然沒有框架的。

文化部為音樂節的註解”Faites de la musique, Fête de la musique“,完美詮釋了音樂節的價值:無論是專業或業餘、甚至僅僅只是愛好,都可以在這一天,透過音樂展現自己

通常每年的音樂節,官方會制定主題。例如去年是“音樂更強大”、前年是“共同生活”。然而今年沒有任何主題。主辦的文化部希望今年每個人都能自由無拘束的歌頌音樂,不被主題侷限。我感覺更像是官方單位來不及想了,於是用自由來搪塞。哈。

今年的表演節目我大致看過了。通常音樂節當天,走到哪都是人,每個大活動也滿滿是人潮。無論如何,說個做不到的事過過乾癮也好:若我還在巴黎,今年我希望能擠進去法國廣播電台(Maison de la Radio)的交響音樂會,純粹只是因為我想聽古典音樂。仔細一看表演介紹發現,這會是場由業餘愛好音樂者與法國廣播電台交響樂團共同組合而成的樂團。他們真是徹底執行音樂節的精神啊,在不同舞台,讓人人都是音樂家。

這種角度感覺Maison de la Radio的演奏廳很大,但其實裡頭的位子很窄,稍微高或者胖一點點,都會聽得坐立難安。Photo: Classical source。

聽音樂是場社會運動

在巴黎,不論街頭或地鐵裡,聽音樂表演是極其自然的遇見,而這是我最想念巴黎的其中一件事。倒不是因為那些不期而遇的表演,其音樂水準有多高,讓我耳朵舒服、心情愉悅。說實話,我滿常碰到一些真的很不怎麼樣的演唱,不論是唱的不怎麼樣或彈的很可怕。但不論如何,在法國/巴黎有足夠的公共空間,使音樂能在社會中自由流動,不去定義聽音樂或玩音樂只屬於特定族群的權利。

可以說,音樂反映了一個社會中,自我與非我間的界限。它就是種表達,像是說話一樣,作為闡述自己與認識別人的基本權利。不需感到高攀了音樂,它本當平易近人。因此我的觀察,發現了在法國自我與非我之中的音樂空間,叫做我高興,所以我表達。

上街玩音樂吧

於是我抓住了音樂節的精髓。做音樂/玩音樂純為了表達,展現自己,使分享有共鳴。那我就抱著琴出門上街玩吧。當時2014年,我還在雷恩2實習,決定要趁自己在法國的時候,圓一個這樣的小小夢:

我要在音樂節的時候做街頭表演

當時認真畫出電子琴所需的配置。不就是台電子琴嗎,有需要這麼慎重?有的。

打從一開始我盤算著找尋半開放室內場地做表演,全是因為天氣因素。怕自己在酷熱的下午時段演出,會整個人唱到融化彈到無力,而最終換來一場演出失敗。因此,做了場勘後,決定了地點在王子拱廊3、並向警察局作申請場地聲明4,一切進行地很順利。

在找場地的同時,我選定好了中文英文法文歌展開練習。雖然最終我沒有能夠把全部歌詞背起來唱,實在有點可惜。本來希望自己能跟經過的人們有更多眼神交集的。不過我的第一次個人巴黎街頭音樂表演,不管怎麼說,已經夠滿足了。

王子拱廊到底處有個圓頂,我就在那裡表演。

意想不到,音樂節當晚,我在塞納河畔完成表演。朋友看不下去王子拱廊人潮太少,待在那裡一時半載,經過的人流仍不算多,有點可惜了我的預備。說實話我倒不介意,不過仍順勢採納了意見。我們於是閃人換場地,來到了塞納河邊。

右岸人行道(就在新橋旁)架設完鋼琴後,我接續著表演。周圍都是人啊,真開心。在夏天,巴黎人最喜歡歡的活動之一,就是到塞納河畔邊聊邊吃邊喝直到天黑。

我記得我的最後一首歌,是Coldplay的Viva la Vida。接著按照慣例,結束時總伴隨著拍手鼓掌聲,即使他們都不是為著我而來的,是我帶著琴進到這些人群之中的。音樂就是分享嘛,不需要在乎哪裡進哪裡出。

2016年法國音樂節,充滿鬼魅聲?

用音樂節串起每年的6月底,讓我曉得自己如何迎接夏天。2014年是我的音樂節街頭秀、2015年我享受路過不經意發現的街頭表演。那麼2016年呢?本來我幾乎想不起來了,直到翻出照片來。在我之前的文章”博物館之夜 nuit européenne des musées“裡提及過Appolinaire這位一戰前後的詩人兼作家,當時在橘園美術館有個為他而辦的特展。博物館之夜在5月底,到了621夏至的時候則有音樂節,這些活動連在一塊,橘園因此順勢了在音樂節準備一場以Apollinaire為主題的音樂會。

這是場非常難以理解的音樂會。更難以理解的是,我居然去了…

在橘園一樓的莫內睡蓮外大廳(Les Nymphéas),是當晚的音樂表演場地。高高掛著的球狀體,象徵太陽在夏至一路奉陪到深夜。所有音樂都是用合成器、跟一些奇怪的電子器具發出聲音,哎…

你如果有興趣,可以聽聽以下的小短片,感受我所說的難以理解。詭異刺耳的音樂,我整場都被這樣的噪音樂音圍繞。聽著Apollinaire的詩詞朗誦和後現代電音鋪陳每個段落,好昏沉,有時還有點驚悚。記不得去年我是為何選擇去橘園度過音樂節。Apollinaire不熟就算了,聽完了音樂感覺他更難以親近。

離開時除了頭很重,我好像什麼都沒帶走。

現在想起來,用如此詭譎的音樂揭開2016年的夏天,也算是我在巴黎聽音樂以來的另外一項紀錄。

音樂無國界

法國音樂節後來晉身成為重要文化活動,並且輸出到國外。現在不僅法國在夏至舉辦音樂節,超過80個國家也效仿法國,在不同城市間熱鬧舉辦著。說到底,人們對於音樂的依賴,完全跨越了語言跟文化的隔閡,因為人們有共同的渴望,即渴望被瞭解。而音樂往往了解你,甚至超過你所想像的了解,因此原本孤單的情緒被緩解,因為你不再是一個人。在夏至聽音樂是我的習慣了,雖然台灣沒有這樣的公開活動。

沒關係,我為自己找首歌來自彈自唱。你也找首歌迎接夏天吧!

補充:

1.先賢祠:我最喜歡的巴黎新古典建築,尤其是內部線條。先賢祠起初建造是做為教堂,後來才改為安放法國偉人陵墓的最高殿堂。之後我會專寫篇文章,好好介紹先賢祠。

2.雷恩:我曾經實習並生活六個月的城市,是布列塔尼的首府。那六個月於我是一段靜好歲月,一段讓人精神飽滿的六個月,因為生活實在單純樸實。

3.王子拱廊:算是巴黎比較晚興建的拱廊,王子拱廊專門賣各種兒童玩具。拱廊是百貨公司還沒興起前、讓人們逛街不必淋雨的購物去處;特色是有玻璃屋頂,採光好,拱廊內部雕刻細膩,燈飾講究。巴黎現存有20多條拱廊,全在右岸,集中在皇家宮殿(Palais Royal)至拉法葉百貨一帶。

4.警察局申請:因為在公開場合表演,涉及到店家開關門還有安全性等事務;另外,在時間選擇上是否還有空間、或是已被其他人選走時段,諸如此類的事情都需要考量,進而提出申請給警察局。

Facebook Comments

留言表達你的感想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