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影展筆記:坎城本身更迷人

一個月前,坎城影展主辦方,公佈了今年的影展海報。影展官方網站寫著以下這段話

Joyeuse, libre et audacieuse : à l’image de Claudia Cardinale dansant sur son affiche officielle, la 70e édition du Festival de Cannes (17-28 mai) se place sous le signe – rouge ardent et or étincelant – de la célébration.

 
“歡樂,自由和大膽:跳著舞的克勞迪婭·汀娜在第70屆坎城影展的官方海報上;熱情的紅色和耀眼的金色襯著她,為本屆電影開啟序幕。”

每年坎城影展開幕前,發表的海報總是能夠引起話題。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今年的爭論是圖片中的女星被修圖:原來自然體態的她,修成了更模特兒身材,更纖細的腿、手臂並配上瘦腰。

說實話,我比較難理解的是那不上不下的色,不過好像沒有人在理會那個紅,議論的全是女性身材被修改,可以看看相關報導

光一張影展的官方海報都被大家檢視地這麼仔細。這並不是什麼海報展或平面視覺展,這是個電影展。一張電影展官方海報,相關新聞延燒了好多天,足足可見媒體跟影迷有多麼重視,這即將要來的影界大事。

親眼見你,坎城影展

我曾經深以為,坎城是個華麗到令人眼花撩亂的國際都會。畢竟要款待全球各地、帶上多少資本為著影展而停留坎城的電影人,它怎麼說一定是個耀眼的海邊大城,得以承接每一次的閃光燈齊發,每一次的千萬新聞稿訊息量,為著是藝術電影最高殿堂之一的坎城影展。對吧。

以上由大眾媒體塑造了國際影展的形象,不論是選擇美到不型不行的照片放在平面或電視媒體、或新聞報導的偏向性,使我對影展的理解產生與現實有出入的過程學理上稱為培養理論。這是由一位美國傳媒學者所提出,簡單來說,就是媒體介入會影響大眾(對特定事物)的價值觀;潛移默化的意思。

因此,我對坎城的認知,幾乎來自於坎城影展。媒體報章中的影展亮麗奪眼目,差不多就是我想像中的坎城。直到去年,當我總算到達這話題十足的藝術電影重量級影展之主辦地點,我的短暫停留,已足夠將過去來自媒體的印象和認識都拋光光。

去年五月天,我們搭TGV(高速列車)拜訪坎城。出了車站後,穿越了幾條窄窄的街道,不到10分鐘便到達海邊,看到掛上了69屆電影節海報的節慶宮(Palais des Festival)。我一路走著都非常亢奮,雖然,節慶宮果然如傳言般長相普通,而且我並不是個電影咖,只是來湊熱鬧的。不論如何,來到這還是必須沾一下影展的風光,怎麼樣都得假裝自己在意電影也懂電影。

在節慶宮前,我看到有人來回兜售當晚的電影票,有人正排隊進去,有人看來像是經營明星的經紀團隊,有穿著豔麗又騷像是模特兒的高瘦女子。而由於法國連續發生恐攻事件,因此還有警察在場外處處可見,更別說有多少便衣警察隱身在人群之中。另外,還有很多很多跟我一樣喜歡湊熱鬧的路人,走來又走去。

總之,影展的熱鬧氣氛大概在節慶宮方圓800公尺內;出了這段地帶後,空間就開闊了。若以台灣人的角度看,甚至可以叫做人煙稀少。

辦坎城影展的節慶宮真的是個無聊平凡的建築物。

的確,坎城是個小再加上小的小城:

圖片中的數據來源自Wiki。坎城的行政面積,比我的家鄉竹東(或隔壁的芎林)都小。而坎城的人口密度在這三者間是較為高的,差不多相當於竹北市的人口密集程度。不論如何,以上的簡易比較,是想讓你稍微想像,法國人選了一個如此小村舉辦國際級電影節,這般自信跟企圖,台灣大概永遠做不到。坎城影展的成功,說明了承接地點不需要夠大,才撐得起國際這個字眼,不需要夠現代的城市,才能做超大格局的文化藝術交流。

差很大:坎城影展跟坎城,根本兩個世界

我們在海岸邊沾染影展氣息一陣後,便離開轉而走進小街巷,體會最真實樣貌的坎城。路上不經意看到幾處牆壁畫著與電影有關的牆壁藝術畫,像是攝影家和拍戲片場等。

5月的南法比巴黎溫暖許多,令我深深認同法國官方,在近80年前挑中坎城,作為舉辦影展地點的決定。選擇在一個氣候舒適的地方辦影展,好像影展就成功了一半。不論是放映活動或是藝術交流等等,在藍天白雲好天氣下進行,每個人都被南法陽光曬的澎澎、享受暖洋洋的夢,好像電影界的好事,都正在坎城發生中。

我走在坎城影展的海岸,電影圈離我那麼遙遠又那麼近。身為全球最大電影市場交易集中地,此刻正忙碌地產生新的訂單,那些視電影如命的藝術創作者,他們從電影夢中被拉回到現實,與商業世界達成某種程度的妥協。夢清醒了,但仍希望藝術終究能在坎城影展中繼續被溫柔的對待著。那就是我感受到的好事。

坎城影展給我的驚喜大概說完了,因為電影門外漢如我也只能觀察到以上的皮毛。剩下的趣味是坎城本身。我想,日常的坎城一定安靜到有點寂寥。這個城市的市中心非常小,延伸出去的道路並不寬闊,除了舉辦影展的節慶宮及海岸邊有非常多人聚集外,其他安靜的角落,會讓人覺得好像只是另外一個平常日的小村模樣。

可以想像一年中,扣除影展時期的剩下343天,再扣除很多人到南法度假的夏天時期之後,坎城就是個無聲無息的寧靜小鎮。

能夠承接國際殿堂級影展的坎城,讓各地知名影人跟明星來到區區7萬多人的小鎮,我深感佩服。除了法國官方對於文化事業的推廣能力太強之外,我對這小鎮的居民也深感佩服

走在坎城靜謐的街道,看著它們相安無事的跟不遠處閃亮耀眼的影展共存,藝術就存在生活角落中,驚奇就在每個時光流逝的當下影展是給參與電影產業的投資者共襄盛舉的舞台,坎城本身的舞台是給那些閒適過日子的居民。即便在有熱鬧影展的此時此刻,坎城的生活步調沒有被打亂,反而更凸顯這個小鎮的深度。

就像是混著橡木桶芳香的陳年紅酒,那深厚成熟的無花果風味,一聞我就醉了,有夠迷人。

在坎城就待了那麼一天。傍晚,我們搭區間車到尼斯,入住 airbnb 小公寓兩個晚上。尼斯的旅遊又是另外一段蔚藍海岸的故事了。會下榻在尼斯,倒不是尼斯更好玩、或是坎城正值影展太壅擠。完全是因為坎城影展期間,住房之昂貴與困難。這段時間,有超過20萬人來到這平常只有7萬人的小鎮。畢竟我們此趟南法旅行不是為了看電影或影展本身,沒有如影痴迷般老早提前找房搶位,於是,下場就是尋覓不到價位正常的歇腳處。

蔚藍海岸就在我眼前。

最後,說回坎城影展70吧。影展倒數中,而這次從媒體報章中觀看,對我來說是全新體驗,心情已大不相同。鎖定入圍片單,影展筆記今年繼續寫。

Facebook Comments

留言表達你的感想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