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專業城市筆記:巴黎v.s.倫敦

2016年11月初,也就是去年的現在,我終於到倫敦玩了一趟。

很長一段時間,我對英國毫無好感。後來,隨著一次次身邊的朋友們提到英國大小事,包括倫敦,讓我那沒理由的排斥,慢慢地瓦解。因為認識了一些人,擴大了我原來狹隘的心胸,而終於能夠心平氣和地欣賞著倫敦的輪廓。

古人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路前,得先認識對的朋友。

在遊玩倫敦一週的過程中,我無法克制地一直拿巴黎出來比較。或許是因為這兩個城市無處不競爭吧,於是我也想參一腳,紀錄本人的不專業心得。依照慣例,不愛寫純粹遊記的我,與其寫下抒情心得,我更想把焦點只放在城市衛生,特別著重在交通使用經驗的愉悅/健康程度做比較。來看看吧!

Trafalgar square,當時國家美術館門面整修中。

地鐵環境:倫敦勝

巴黎地鐵,是我自在穿梭於這座城市的必要之惡。臭氣連綿是巴黎地鐵車站/車廂的代名詞,那股惡臭無法用單一味道形容:尿味、臭雞蛋味、陰溼味、酸臭味等等;加上一天到晚停駛(有人掉進軌道or有不明包裹or施工中or罷工),搭地鐵是考驗耐心的難題。不要再覺得巴黎美而夢幻了,這才是真正的巴黎

倫敦地鐵相對明亮乾淨,沒有那麼多複雜味道;加上月台很窄,死角沒那麼多,不利遊民居住,相關單位在整治管理上,比較容易清潔。然而,倫敦地鐵月台與車子間的間隙時高時低,這等詭異設計,讓人進出車廂真的需要mind the gap (en descendant du train)。

前陣子,倫敦地鐵上了幾次報紙新聞,其中一則是關於倫敦地鐵內的糟糕空氣品質。倫敦地鐵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地鐵系統,整個環境沒有空調,空氣非常不流通。過時的交通設備,當然不可能符合顧及大眾健康的標準。此外,當初地鐵的開通與設計,主要服務的對象是眾多的城市勞工,健康這件事,排在很後面。因此結果指出空氣品質糟糕,好像不算是太意外的事。不過當中提到,污染程度超過私家車內的8倍。乍看之下,(似乎)是個非常負面的結論。

巴黎地鐵在兩個月前,也因為一份20年的地鐵研究報告,被指責空氣污染的嚴重性。同樣是古老的地鐵系統,同樣老舊的軌道跟車廂,加上人們通常對有味道的氣體,比看不到的懸浮微粒,反應更激烈。於是此研究報告一登出,許多人深感共鳴;倒不是在乎懸浮微粒量多量少,而是空氣惡臭這糟糕事實,絕對有好好改善的必要性。

雖然以上兩則巴黎與倫敦的地鐵研究,皆提到地鐵內部的空氣品質差;但地鐵(或捷運)對城市整體的空氣污染量,的的確確可幫助其降低。這當然可預見:使用地鐵/捷運的人口上升後,市內開車的比例一定下降。以臺北捷運啟動前後的空氣污染排放來看(巴黎跟倫敦都是百年地鐵,難以追溯使用前後差異),會發現台北市的各種空氣污染分子都減少:氮氧化物跟一氧化碳分別皆少三成,PM2.5則減少近四成。

再者,比較地鐵車廂內和私家車輛內的空氣品質,實在不公平且沒道理。地鐵車廂內多少人次進進出出,加上地鐵沒空調,隧道裡的空氣累積大量地鐵與鐵軌摩擦後的空氣微粒。而承載人數頂多5人的私家小客車,是個封閉又有獨立冷氣的環境,兩者比較出的數字有什麼意義嗎?

乘車價錢:巴黎勝

眾人皆知,倫敦的交通費超貴。我深深領略到了。在倫敦遊玩時,我住在位於倫敦zone9的阿姨家,屬於倫敦最外圈。我買的一週票,等於是整個大倫敦都包了,這要價89英鎊。在巴黎,若買下全部zone(可自由穿梭巴黎,跟周邊法蘭西島的市鎮),月票73歐。你看到差別了嗎,大倫敦一週89英鎊跟大巴黎一個月73歐。天哪。

倫敦交通費到底為何這麼貴?換個方式來問:為何巴黎地鐵票價便宜這麼多?主要是因為政府的資金補助。以歐洲跟北美大城市的地鐵系統營運成本來比較,會發現平均來說,政府補助占其票價的22%。若沒了政府資金的來源,車資會瞬間上升40%。另外,可進一步用farebox recovery ratio來了解,倫敦跟巴黎的交通費差距,為何如此巨大。

Farebox recovery ratio,指的是票價收入佔營運成本的比重。當比值大於1,代表票價收入完全可涵蓋營運費用,不需政府的交通補助經費。用個粗略的假設來說,某位乘客搭乘美國某城市的地鐵,花費1美金買車票乘坐,而這趟旅程的交通營運成本是4美金,則此比率為0.25。

倫敦的Farebox recovery ratio是0.92,巴黎是0.3。也就是說,巴黎地鐵的營運,得到巴黎市政府大幅度的經費補貼,使營運成本不需要完全反映在票價上,政府負責吸收。倫敦地鐵的交通費,或許更真實呈現城市公共交通的營運花費,但如果就公共利益的前提訂定票價,我個人覺得倫敦地鐵高不可攀,非常不親民。這個部分延伸出另一嚴肅問題,就是如何造就可不靠政府而盈利的公共運輸系統。此文以香港地鐵為例,雖然主題不是討論公共運輸如何生財,但提及港鐵的經營模式,寫得很好。

某天晚上我去Notting Hill,逛逛二手店,吃點東西,喝杯咖啡,回溫我對電影Notting Hill的記憶。

道路衛生程度:倫敦勝

巴黎明明垃圾桶到處可見但仍然很髒,只有富人區或是比較受重視的觀光區,道路維持的比較乾淨。巴黎市政府的清潔大隊,其實很認真很常清掃街道;至少我真的常看見他們在路邊清理。總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道德問題。而在倫敦,垃圾桶有點難找。還記得我在倫敦街頭想找垃圾桶,但最後,手上的垃圾一路跟著我有點久……難道他們真的很害怕有炸彈放置在垃圾桶中?但即便如此,倫敦還是乾淨些。

巴黎是人口密度最高的歐洲都市,或許可部分解釋,為何她如此骯髒欠衛生。但是,許多巴黎居民更認為,是當地人的衛生習慣所致。沒有良好的衛生教育,又不把環境的衛生當作重要事,外地人想要不效仿都難。最後就變成了一個人人喊髒的都市。

馬路景觀:巴黎勝

此項純粹為個人偏好,與健康無關。先不考慮前段的垃圾問題,我們只談街頭建築的設計和街道景觀。巴黎倖免於近代戰爭摧毀,19世紀的奧斯曼城市大改革,使得城市面貌統一,顏色和諧,懷舊或美好時光的模樣處處可見。巴黎是座老舊而有韻味的城市,越看越迷人。但住久難免憂鬱,因為太無害的灰白褐色配上爛天氣,很悶。去問問住過巴黎的人,十之八九會提到她抑鬱的陰天。加上沒什麼跳色的街景,最後,實在很難不染上巴黎的憂鬱。

倫敦的動盪較多,包括20世紀的世界大戰,房子的建造時代不一,造成的又新又舊,難免感到雜亂;但這也是個優點,因為比較跳躍的視覺影像,不一致的外觀,讓人感覺少些重複。整體看來,視覺不容易感到麻痺,而造成對倫敦的熱情枯萎。另外,倫敦的紅磚給人衝突美感,即使天氣陰鬱,至少還有紅色可以活化一下環境。

儘管倫敦街道比較有活力,我終究還是喜歡巴黎的ㄧ致。不是出自於經典或美,或任何其他厲害的原因,只是因為,看巴黎已經像是看待自己的家一樣。再怎麼看不順眼,她依然無可取代。

當時五月天,走在巴黎塞納左岸河畔。和諧有韻律的街景,就像首詩歌。

下次,一起回巴黎

巴黎與倫敦之間的城市必較,並非我刻意地找尋跟觀察,而是真的在放鬆晃遊、單純感受倫敦的模樣後,不斷想起巴黎的生活日常,因而把它記錄下來的小收穫。看巴黎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擔憂感,看倫敦有種驚喜不斷的刷新存在感。不過,即使這樣,家仍是無可替代的。巴黎是我的家,倫敦終究只是個旅遊的地方。於是這則筆記的結論,是我打算著,何時再回巴黎。哈哈。

下一次,或許換你來寫筆記,跟我說說,巴黎跟倫敦的糾葛。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