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重遊香波城堡(下)

法國文藝復興是16世紀以後的事。當時,由法蘭索瓦一世(Francois I)拉起了序幕;自此,法國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文藝復興。這位法國國王帶軍隊到義大利打仗,看到當地繁榮城市裡到處又美又宏偉的建築,認定了文藝復興新藝術必須帶回到法國本土。

於是,他邀請了許多義大利優秀藝術家跟建築師,來到當時法國皇室的權力中心羅亞爾河谷,包括達文西那幅會看著你的蒙娜麗莎,就是在當時被帶到了法國。

文藝復興的法文 Renaissance,是再生出的意思,再生出羅馬希臘的文化。再生的過程不是複製而已,而是在尋求過往文化的同時,產生與這些既有的藝術一種新的連結。

文藝復興最重要的突破,是體現了人的價值,但是文藝復興並沒有否定神。很多人都認為文藝復興拋棄了上帝,而事實並非如此。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與工匠等等,注重人和人的理性,出現了以人為本的藝術手法,弱化了中世紀頌讚神權的藝術表現;但是,強調人的價值不代表需要否定創造自然的神,他們的確也沒有著打算要撇棄信仰。

香波城堡內外有各種文藝復興元素的拼貼,我只想介紹頂層那百花齊放的煙囪和尖塔;室內裝飾或雕塑對我來說太深奧了。

高高尖尖的視覺效果是哥德式建築的典型風格。這些高塔佈滿了幾何圖示、對稱規律地分佈在牆面上,尖塔雖瘦長,但比例不讓人覺得太過度強調往高延伸。每個尖塔適可而止的伸展並互相輝映,成了我最喜歡的參觀點。或許加上建築襯著優美自然的景色吧,還是得再說,這建築藝術跟大地風景無縫融合在一起,真的真的很美。

法國第一位文藝復興國王:法蘭索瓦一世

說到法國文藝復興,不能不提到他。將法國的藝術和文化推展到一個新層次的法蘭索瓦一世,若以現今的眼光看待,會認為不過是時代造英雄,剛好讓他搭上文藝復興的列車,順勢從義大利帶進自己的國土中;一切都是剛好而已,不需要給予他過多好評。

但關鍵的是,當時他所傳承的法國皇室血液,充滿了濃濃的草原廝殺腥味。前幾任君王滿腦子盤算著征服土地,反反覆覆攻打義大利,完全沒注意到當地的文藝復興文化已佈滿遍地,讓文明脫離了籠罩黑暗之下的中世紀。

法蘭索瓦一世示範了這個人文革命,讓人文主義新思想終於在法國落地生根,重視人類文明產生的創造和美。寫到這裡,我自己的深深體會,革命推翻自己的文化,比傳承要來得難多了

法蘭索瓦一世畫像,布面油畫,法國畫家Jean Clouet。現存於羅浮宮。

達文西無處不在

達文西在1516年受法蘭索瓦一世邀請,離開羅馬前往法國並且定居在昂布瓦斯(Amboise,在上篇中的盧瓦爾河城堡地圖中可見)的克勞斯呂斯城堡(Château du Clos Lucé),他帶著自己的畫還有筆記,並有幾位學徒跟隨著一起移居。這個生命轉折,讓達文西的人生最後歲月獻給了盧瓦爾河,也讓法國充分飽嚐了這位天才的才華跟藝術養分。

美女與野獸中,當貝兒要去城堡解救她老爸時,進城堡後她一路爬著向上的螺旋階梯,是中世紀要塞堡壘的必備。當下我想起了香波的雙螺旋樓梯。

城堡官網說到,達文西提供了許多設計原想,包括位於城堡正中央的雙股螺旋梯,那是達文西親手為城堡打造的經典設計。貫穿三層樓的雙螺旋梯有兩個入口,皆可一路通到頂層大平台。當時,我跟朋友一人走一個入口,想要體會遇不到對方、只能在樓梯中的對內窗互相遙望的免尷尬設計。國王的情婦眾多,因此在雙螺旋梯裡可分開走,而不會正面迎擊。如此貼心(?)設計為後世的猜測,到底是不是達文西的本意不得而知。

香波城堡四周圍有圍牆,同樣是出於中世紀堡壘使敵人難進攻的概念。雖然蓋香波是為了讓法蘭索瓦一世國王休閒用的狩獵行宮,不需從軍事上考量安全性;但為了承繼法國過往舊時的堡壘要塞設計,出現這樣的圍牆也不至於奇怪。而且,在那麼大的森林裡面,如果少了城牆作為跟草地樹林等自然景觀的界線,視覺上會讓城堡無限擴大而缺少美感。就是一個圈起來比較美的概念。

達文西旅居法國不到四年就過世了。這幅畫清楚描繪當他過世時,法蘭索瓦一世有多心痛:國王抱著這位文藝復興大師,直到他嚥下最後一口氣。雖然我不曉得這是不是以象徵手法表現出國王的痛心、或當時國王真的陪在達文西身旁看著他過世,但無論如何,達文西死後,安葬在國王的出身長大地、昂布瓦斯城堡(Château de Amboise)旁的小教堂,可以看出國王真的傾心賞識於達文西的藝術天份跟成就吧。

昂布瓦斯城堡(左);右邊的小教堂距離城堡不到30公尺;右下角是達文西在教堂內的墓碑。

城堡是一門學問,我學到什麼是真實的生活

那趟城堡之旅,是我人生中一個高點:一輩子從沒在那麼高密度下,瀏覽各個如同精品珍藏的法國城堡。匆匆看完了四座百年交織而成的龐大經典藝術作品(另三座包括chenonceaux, Blois跟前面提到的Amboise),我得說,香波城堡的帝王氣勢,在我們緊湊的四座城堡旅行中,成為最閃耀的光芒。

但就像許多皇室或宗教地標性建築,經過法國大革命的喧騰破壞後,城堡裡面根本空無一物。現在看到的,都是後來一點一滴補加上去。此外,裡頭不適合居住,因為它缺少設備完善的衛浴系統。

城堡在基本生活需求完全不合格的情況下,當然無法吸引我對家的想望。這麼說起來,雖然我的確想念城堡氣宇軒昂的幾何線條,想念那種外觀跟自然融為一起的和諧美,但理性告訴我,無論如何,它只能完美地存在於童話世界裡。


香波城堡真的很美,有機會你一定走訪羅亞爾河流域。而下次若還有機會,我希望到那座圍繞在香波四周、比整個巴黎都還要大的森林裡,用一個週末或更長的時間,騎著腳踏車自在呼吸。野獸住的城堡,就留給美女和他的管家僕人吧。聽著他們的歌曲,已足夠一解我對香波城堡的思念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