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之後:聖誕樹的 second life

上個月份我實在抽不出身寫東西,晃著晃著就跨了個年,來到了2018年的一月下旬。天哪。

今年,我對自己的新願望,其中一項是天天寫文章。鍛鍊到內化成我身體的一塊肌肉!

那一年我見識到了,史特拉斯堡果然是聖誕節首都。

回顧一下12月的大節日——聖誕節在法國,聖誕節是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日子,或者家人團聚,或是聖誕假期安排冬季出遊,反正待在家絕對大錯特錯。從到巴黎的第一年起,我便體會到聖誕假期帶來的威力(壓力);12月初,我都還沒想好怎麼過節,已經被問了無數次,12月底的假期要怎麼安排。這是一句問候人的話,我後來學會了。

即使哪裡都不去,聖誕節留在沒有家人的巴黎,仍能感到幸福。一般來說,大道上掛著聖誕街燈,是絕對會出現的裝飾。這可算是歐洲各大城市都會有的基本款妝點。除此之外,聖誕市集是此時此刻的重點,通常市集座落在交通匯聚點或是廣場,像是La défense、Saint-Gemain dés Pres、Avenue Champs-Élysées、Montparnass、Montmarte、Saint-Lazare等等。

找不到拍下一間間攤位的聖誕市集照片,倒是搜出了一系列的聖誕市集之食物近照。

聖誕市集到底好玩不好玩,完全看個人。市集所營造出來的聖誕氣氛是無敵的,讓人走進後瞬間溫暖,好像裹了一件棉被般保暖地逛著大街。再來杯vin chaud (熱紅酒)後,整個人充滿了聖誕的味道,除了酒香,還混著濃郁的肉桂香氣和柑橘的清新甜味。再怎麼討厭商業化節日的人們,相信我,很難抗拒市集的魅力。

雖然聖誕市集聽起來有點cliché,但我的經驗中,真心覺得法國的聖誕市集,除了香街跟La défense過於商業化,其他的大都有著人情味,一股淳樸的佈置手作感,看得出擺飾出的商品充滿了手工付出的用心。當然,偶爾難免還是會聞到商業氣息啦。

史特拉斯堡的主教教堂,整個史堡的聖誕裝飾都圍繞著她。

這篇文章的重點總算來了:聖誕節過後,走在巴黎的街頭,必定會見到聖誕樹回收站。前些日子,巴黎市政府又刊登了這個活動:回收我們的聖誕樹活動。

死後餘生:聖誕樹的第二次生命

聖誕樹大概是除了聖誕燈泡之外,最最常見的聖誕裝飾了。不單是家裡,在廣場、教堂、商場、餐廳等等,到處都可以看到或大棵或小株聖誕樹。法國某網站上計算,平均每年,在法國有600萬棵聖誕樹賣出,其中超過八天然的杉樹

巴黎某處的聖誕樹回收站。Photo: Mairie de Parie.

作為巴黎的市民保母,聖誕節過後,就由巴黎市政府負責統一回收&安置聖誕樹第二次生命的去處。回收聖誕樹活動從2007年開始以來,年年回收量持續上升,回收點也逐漸增多;顯然,市府提高了人民再造聖誕樹生命的環保意識,人民也相信政府的執行力。2016年,在巴黎總共超過72000棵的聖誕樹被回收,按比例計算,即高達八成賣出的聖誕樹,送至官方的回收站。

市政府想要回收的更徹底。去年年底聖誕節後直到1月的第三週這段期間,共有創新紀錄的164個回收站、等於是平均方圓600公尺就可找到一個站點,分佈在巴黎的各區域和街道,可把家中的聖誕樹送去回收。除去聖誕樹身上的人造裝飾品後,市政府轄下的環境與綠色空間局,將現場就地(sur place)以打碎機磨碎聖誕樹。接著,他們將這些樹渣覆蓋在花園的土壤上,既保護植物,且由於杉樹性質偏酸,可以抗發芽,進而抑制野生草的生長,做為天然的除草劑。

人造聖誕樹 v.s. 天然聖誕樹?

先前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過法國人有多熱愛成立各式各樣的協會。就連聖誕樹,法國人也為它設立了協會,叫做法國天然聖誕樹協會 (Association Francçaise du Sapin de Noël Nature)。成立目的在於輔導種植聖誕樹的農產者,並對社會大眾推廣使用天然聖誕樹,促使聖誕成為一個乾淨綠色的聖誕節(Noël Vert)。不過說到這,到底年年買天然的好,還是人造塑膠製品的聖誕樹好呢?

為此,早在2009年,加拿大一家環境公司Ellipsos針對了這兩種樹,做了生命週期的研究分析。若以碳排放來比較,生產和運輸一棵人造聖誕樹,所釋放二氧化碳共8.1公斤;相比之下,天然聖誕樹只排放出3.1公斤的二氧化碳。此外,必須使用人造聖誕樹超過20年,才會比每年買來的天然聖誕樹,來的環保。他們計算過,一般家庭平均保存人造聖誕樹的時間為六年。也就是說,以家庭的使用習慣,買天然聖誕樹,可讓聖誕節更綠更環保更永續。

另一方面,塑膠材質的人造聖誕樹是無法回收的垃圾,沒有所謂第二次生命,而是可存留長久的千年不朽之身。如果拿去焚燒,塑膠聖誕樹的大量有毒物質釋放,可想而知會造成多嚴重的環境污染。

史特拉斯堡最大的聖誕樹,設置在place Kléber。當然,這種廣場上的聖誕樹一定是天然杉樹。

要歡慶,也要學著如何永續

其實法國的資源回收做得很差。以我在法國的經驗,使用過的垃圾桶大多只有兩種:一般垃圾跟紙類垃圾。不單是住家,學校、地鐵站、百貨商場、公園、馬路等等見到的垃圾桶,大概都是如此。偶爾甚至根本沒分類,只有一種垃圾桶——就是什麼都丟入的那種。然而在回收聖誕樹這件事上,不僅巴黎市政府年年呼籲,家家戶戶也頗為熱衷地乖乖把家中聖誕樹拖到回收站。

這樣說起來,我感覺他們倒更像是把聖誕樹看作一件家當,把這件家中的舊物品放置在街上,如此而已。或許,體會到舊物品的流通、以至於舊物品得到了第二次生命會對環境帶來什麼影響,是具體實踐著永續精神的話,那麼法國人非常徹底地執行。在法國生活的一大樂趣——就是到路邊撿別人不要、而仍舊可用的二手貨。有時候因為搬家,或是整理家當、或是社區內固定的回收活動(包括大型傢俱),從精緻花瓶、復古椅子、直立鏡子、到沙發床、木櫃、微波驢等等,你只有要心,都能撿得到。

我剛到巴黎時,一個大陸朋友跟我分享她的巴黎生活奮鬥史。她說,家裏如果缺什麼東西,定時到路上晃晃,一定會看到可以用的二手好貨。而這次,撿到聖誕樹的有心人士,剛好是政府罷了。

從回收聖誕樹活動來看,既要維續人類活動,同時又要環境永續,除了需要一個持續花錢買單回收處理聖誕樹的政府,和催促社會落實環境友善的聖誕樹團體之外,還需要一群真正體會到自己屬於這個社會的公民。如此,就有可能在生活中,藉著群眾把永續發揮出來。

磨碎的聖誕樹渣。Photo: Ouest France.

至於,到底什麼時候能體會到自己屬於這個社會的一份子呢?看著聖誕樹渣即將被運送到公園,繼續延續他們的生命,我還沒想明白,在我們的文化中,公民的”公”如何被定義……

你覺得呢?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