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奧運:巴黎 v.s. 洛杉磯,都幾?

去年暑假、在法國國慶日7月14號的前夕,我隨著當時一起在 NGO 工作的志工們,參加了一場巴黎市政府為爭取2024年奧運主辦權而規劃的工作坊

2015年6月,巴黎正式申請2024奧運主辦權。Photo: Mairie de Paris.

在巴黎的最後一年(2015-2016),我在非營利社會機構 Koinonia1 association 工作。在生活上有困難的朋友,可透過我們提供的諮詢服務,得到適當的資訊。協會的目標是陪伴弱勢族群,而我強調”諮詢“,是因為 Koinonia 並非經費與人力充沛的團體,無法從頭到尾地輔導社會邊緣人、給予他(們)最好最貼身的照顧;我們扮演的更像是一座指引人至提供幫助的橋樑,搭了橋之後,陪伴並扶助他們到更完善資源之處。

若用營利世界的語境來簡述 Koinonia 做的事情:我們像是為企業對症下藥的顧問一般,用對方懂的語言去描述問題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

協會logo。法文的AIDE是幫助之意,點明了Koinonia的精神:扶持與關懷。

作為一個關心弱勢的非營利協會,我們完全跟運動扯不上關係。但國慶日前,我們的的確確收到了一封信——來自CAP2的邀請信,邀請我們參加2024巴黎申的討論工作坊而我們決定赴會去。原因在於,當天的工作坊名為互助工作坊,所討論的議題,包括如何藉由競選奧運來扶助社會弱勢、達到降低社會不平等的情況,皆以互助為目標,這與我們協會的核心價值一致,當然要去了。

其實決定參加的主要理由,就只是抱著多認識人多推銷自己的社交心態出席活動啦。

當日會場一小角。

言歸正傳,以下為當天討論主題(下文會有簡要翻譯,請勿panic並請繼續往下讀):

1/ Comment associer tous les habitants du Grand Paris à la candidature, à l’organisation et à la célébration des Jeux ?
2/ Comment utiliser la candidature pour réduire toutes les inégalités, accélérer le progrès social et favoriser l’inclusion des personnes vulnérables ?
3/ Comment promouvoir l’entraide, la solidarité et le vivre-ensemble à la faveur de la candidature ?
4/ Comment développer le tourisme solidaire, accueillir tous les publics et faire des visiteurs des citoyens temporaires grâce à la candidature ?

事實上,當天直到入工作坊前,我根本沒有好好讀信件,只顧著思念著全巴黎最好吃的杏仁可頌麵包3:舉辦工作坊的地方,非常靠近某家賣著全巴黎最棒杏仁可頌的麵包店。因此我一心一意想著的,只有必須先買到杏仁可頌,其他的之後再說。杏仁可頌到手後,心滿意足的我在工作坊的場地外,等著大夥集合,邊吃邊聊。

本來以為,這是場巴黎市政府展示他們目前爭取主辦的進度說明工作會,想用“促進人群之間互助的角度”探討奧運能帶來的契機與改變。但其實,他們真正想做的,是透過工作坊邀請市民或相關民間團體一起集思廣益,如何藉著活動或科技或等等的方式,使互助化為行動,不是光喊口號喊開心而已。為此巴黎申奧委員會建立了一個網站,將所舉辦過的工作坊、腦力激盪後的方案都詳實紀錄下來。

上次巴黎辦奧運,已經是93年前的事;如果2024年巴黎真的主辦奧運,就剛好滿一百年。前後呼應,感覺紀念價值十足啊。雖然跟運動一點都沒關係。

巴黎申奧艱辛史

說來申請奧運的過程,巴黎一路輸很慘。2008年輸北京,2012年輸倫敦,這次他們再次問鼎奧運主辦寶座。在20年之內申請三次,應該是前無古人。本來2024年的奧運主辦權競爭,最開始正式參加的城市有五個:歐洲除了巴黎外,還有漢堡、羅馬跟布達佩斯,以及留下來最後跟巴黎廝殺的美國代表洛杉磯。三個歐洲城市陸續退選,理由皆為不想跟自家口袋過不去。畢竟,你我他都曉得,風光舉辦短短20天左右的運動嘉年華,在各國人馬比完賽拍拍屁股走後,留下的是當地市民甚至一整個國家買單龐大沈重的花費。最經典的慘例就是雅典奧運。

在2002年雅典主辦奧運後,如此等級的國際運動嘉年華,越來越像是吃力不討好的商業演出活動。不過巴黎還是很有決心跟毅力啊,特別是當下的法國經濟長期衰弱,商業市場僵化,又恐攻不斷,難民移民問題嚴重,他們依然要再次提出申請奧運主辦權,真是打不死的蟑螂美麗花蝴蝶。

巴黎跟洛杉磯申辦2024年奧運標誌,哪個比較得你心?

互助工作坊:瞧瞧有哪些具體互助方案

進入了其實是個體育館的工作坊會場後,看見球場的每個圓桌上都已先放置好討論的某一主題(就是前文那幾句落落長法文寫下的四項的其中之一),大家自由選擇想坐在哪裡,或說,對哪個主題有興趣;接著,每個圓桌進行討論,提出2到4個不等、可達成此主題/目標的方式。

最後,大會集結了每個圓桌的所有方案,然後在體育館內所有的人一起投票,得票最高的方案,提供巴黎奧會參考。

當天工作坊照片。Photo: Mairie de Paris

我列下這四個討論主題及各項討論後的方案:

1/ 帶動所有居民共同參與奧運
方案:政府舉行工作坊,或是民間參與:運動社團、學校教育機構、社區的運動教育講座等等,透過各種運動相關促進活動,來提升居民對於奧運和運動的認知和參與。
2/ 減少不平等
方案:讓大眾交通工具和公共運動設施更加普及。
3/ 促進融合
方案:舉辦大型的類似奧運活動,邀請所有人,包括難民,無紙張的黑人,殘障人士等等參與,舉辦如同奧運一般的運動嘉年華。也鼓勵居民成為志工,進而促進整體舉辦奧運的決心。
4/ 歡迎所有人,讓他們感到賓至如歸
方案:在奧運舉辦前,推出奧運app。讓人來訪巴黎時,透過這樣的平台而分享法國文化、美食、體育、其他等等的價值。

看起來,各項主題所投票出來的方案好像都不怎麼高明,是吧?但厲害的是,上述方案都已經或正在實現中(除了第三項,需在確認拿下主辦權後而做的實際活動規劃)。官方能與市民的想法一致,這很高明。

從政府機構的執行力,看一個民族的文明程度

首先就第一個主題來說吧。先不論那些通常積極瞭解城市計畫或政府運作的中堅份子,光就巴黎的青少年來說,他們不僅知道自己所住的城市正在申辦7年後的奧運,並且其中高達8成的比例支持巴黎。

民間的參與巴黎申奧的活動持續不斷進行,包括社區組織、銀行、地方社團,高中和大學,地方政府等等,在網站上都可見這些活動紀錄。透過這些不同形式和大小規模的參與,讓可促進共同合作與互助的體育活動,帶出了其核心意義:體育就是健康之本,應該位於社會的中心位置。而當運動滲透到社會每個層級,才真正實現了體育活動的價值。

第二個目標“減少不平等”:說實話,這是個需要細膩審視整個社會結構,並做出對策的困難目標。大眾交通的建設,雖不一定能在個體、以至於家庭產生劇烈影響;但對社區間的不平等,的確能因此有效減少差距,因為大眾交通工作的建設,讓資源得以共享,打破了那種”專屬於某些人”的區隔,即便是運動這件事。

許多人熟悉的大巴黎交通計畫,在薩克齊治理法國的時期提出,可讓巴黎在2024年前,交通網延伸到巴黎周遭的衛星城市,連結更緊密,往返更加有效率。

針對第四個目標而推出的方案,奧運 App 目前來說至少有兩個:一個是給運動員,另一個提供給所有想了解巴黎奧運的社會大眾。我試了一下 app Objectif Paris 2024。它不單是個支持奧運申辦的宣傳工具那麼官方又無聊:它可跟監控走路或跑步的其他app同步,讓參與者完成裡面所設計的運動挑戰。有參與感之外,也實踐了真正的動起來是從自己開始。

需設計、執行與整合的奧運:一窺法國人(官方)做事風格

今年九月,國際奧會將在利馬揭曉最終的2024年奧運主辦城市。姑且不論過去以來、並肯定會持續到9月的關注或分析新聞,我只從從當晚所投票出來的方案,得到一件事實:做事方式本身不需要 fancy,最重要是做事情的執行力與設計力。更直接地說,法國人在思考事物的策略上不見得有多創新,但創新不是最重要的。

小小的一場工作坊就示範了他們在執行事情的細膩跟嚴謹:包括前期必須把問題定義且細分、再把解決方式採集並高度整合,後期由各環節分工卻又合作無間的共同呈現,種種都讓人驚嘆。當然還有個重要事實:遇上了如此國際級運動賽事,巴黎申奧委員會希望做到體育第一,政治靠後。而巴黎市政府的立場則採取不過度干預卻又無所不參與的態度,這尺寸拿捏,很高明。

圖為巴黎奧會想像:2024年時,正舉辦奧運的巴黎長什麼樣子。整個城市就是我的運動場。Photo: Dossier candidate phase 3.

寫到這我得說另一個心得。之前我一直在想的一件事:為什麼我住在骯髒看來亂糟糟的巴黎,仍覺得幸福。嗯,因為被一群願意做事、不總是把政治利益擺在最前的政府公僕們管理,城市雖不夠好,但一直在進步往前進,是很開心的。

被一群平等看待他人與自己都是社會必要組成的決策者,以各樣考量眾人利益的政策去帶動並影響所有的居民,這就是文明。這讓人看得到有希望的明天啊。

期待2024年看著更包容更落實互助的巴黎,透過體育展現跨文化的民族融合。所以還用問嗎(其實沒人問),我當然支持巴黎拿到主辦權。最後,看一下巴黎奧會為2024年做的官方宣傳影片吧!

 

補充:

1. Koinonia:這是一個希臘字,意思是共享、交流、同有。

2. CAP:Carrefour des Associations Parisiennes, 一個支持和推廣民間協會的市政府機構。作為一個促進協會的官方單位,CAP經常性的提供組織或協會的相關培訓,並提供瞭解巴黎市政府各項政策的管道。

3. 杏仁可頌麵包:重複地提及,那真的是我在巴黎吃過最好吃的杏仁可頌,但麵包店名我從來沒記住,因為當時我住14區附近,天天從家裡走去Portes de Vanves搭地鐵的路上,都會經過麵包店。真的好好吃~~

Facebook Comments

留言表達你的感想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