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與巴黎

2月初回來台灣到現在,一切得重新適應,包括講求效率而缺乏細膩品味生活的大環境。或許因為如此,我藉著書本放緩自己的腳步,試圖用文字慢慢數算日子。 在這當中發現了件怪事:我從新竹縣立圖書館借來的書,從3月 […]